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董锵锵留德记在线阅读 - 1031. 中国周(17)

1031. 中国周(17)

        “跟昨天一样,大家先同步下各自手头的最新进展,再说今天活动的心得体会,我先说下展板区的情况。”每次都是郑春花第一个总结,众人早已习惯,“上午警方来了,跟大家预想的差不多,来了就是来了,例行问话为主,因为没监控也没目击证人,所以暂时没什么进展,警方说会进一步调查,但咱们也别抱太大希望,还是按早上的分工,早晚大家都辛苦些,等结束了再好好休息。”

        众人全都默不作声,虽然对此早有预料,但情绪上还是受到细微的影响。

        “记者都来了么?”董锵锵很在意电视台的女记者是否又来捣乱。

        “报社的来了,电视台的没来。”郑春花从随身的包里取出几份报纸分给众人,“今天的采访做得很周密,对方不仅在现场拍了照,还送了样报,第六版整版都是昨天中国周开幕式的报道,基本客观,介绍的也算详实有序,中规中矩吧。”

        “昨天我第一眼看到报社那个记者还觉得对方凶巴巴的跟个糙老爷们儿似的,不如电视台那个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女记者看着有女人味儿,没想到两人的工作态度竟有云泥之别……”赵可叹道,“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

        “你没事儿就盯着看人家长相了吧?”纪封平挖苦道,“胸和屁股昨天也没少看吧?”

        赵可被纪封平一句话怼了个大红脸,刚要反驳,郑春花见势不妙,赶忙用话拦道:“报社的人确实比较友好,没昨天电视台的那个咄咄逼人,可能纸媒和视媒的从业者素质还是不太一样。”

        “电视台那边你问完他们说来不了后还有其他反馈么?”董锵锵追问道,“他们说什么时候能出中国周的相关报道了么?”

        “问了,对方只字未提。”郑春花答道,“听接待人的语气像是不会有报道了。”

        董锵锵心想:可能正面介绍中国的内容并不符合他们电视台的报道标准,所以才会被无视。

        郑春花给方爽递了个眼神,方爽会意,嗽了嗽嗓子,朗声道:“按今早大家的建议,之前两个主题和损毁展板的全部照片已经一并加急洗了,照片的文字说明和谴责信也都打好了,新展板就在那边,一会儿大家分下工,争取大学锁门前布置好。”

        “方爽你真棒,”顾欣夸道,“这么多事儿一人就搞定了,效率真高。你可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问我咱们的展板出了什么情况,这下好了,明天就能恢复展出了。”

        “春花帮了大忙,还有董锵锵的建议很全面,”方爽谦虚道,“我做执行不用费什么脑子,只是跑腿简单的很,倒是你们在这边更辛苦。”

        “意见箱和捐款箱都查了么?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么?”郑春花关心道。

        “意见箱主要是问两个主题展为什么都撤了,还有人询问具体情况,也有人问有无举报奖励,总之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捐款的数额还在持续增加中,捐款的外国人比第一天多了不少。”

        “悬赏举报?这主意不错。”赵可一拍大腿喊道,“咱们扔个一百欧,看看能不能捞个目击证人出来,如果不行就两百。”

        郑春花没理会赵可的建议,转头看向纪封平,一语双关道:“今天我看到你在电影教室外来着,人不少吧?”

        纪封平回道:“《无间道》是近年香港少有的佳作,又是老外都能看懂的警匪片,所以非常受欢迎,(看电影的人)比昨天多了一倍。”

        “生意如何?”郑春花又问,“刚才就看你一直在笑,今天的收成应该还不错吧?”

        “嘿嘿……”纪封平捂着后脑勺咧嘴笑道,“万福老板很照顾我,当然也是看在各位大佬的面上,我跟他一提,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我去,你小子真去卖了?”赵可一听纪封平赚了钱,眼珠子立刻就圆了,张牙舞爪地扑向纪封平。

        “你说话怎么老那么难听?什么叫去卖?不会说别说。”纪封平没好气地推开赵可的手。

        趁着赵可纠缠纪封平的空当,方爽转头问顾欣:“哎,顾欣你说说上午表演的情况如何,我怎么听说今天冒雨看演出的观众特别多,大家是感觉都还不错么?”

        “岂止是还不错,你们没在现场的人根本想象不到她们受欢迎和被追捧的程度,演出火得简直一塌糊涂,非常成功,堪称完美。到最后给观众准备的两个篷子根本站不下人,还是萨尔布吕肯的师兄师妹把演出篷让出来才勉强站下的,”顾欣一脸喜色,“不管是汉诺威音乐学院的,还是萨尔布吕肯的音乐学院的,在我看来水平都很高,细节处理更是无敌,尤其是她们给返场准备的那些曲目,直接让现场气氛热到炸裂。”

        “这么夸张?”方爽感到难以置信,“真的假的?”

        “我骗你干嘛?不信你问纪封平,他也看见了,后面听歌的时候他还跟着大伙儿一起流眼泪呢。”

        “顾欣没说谎,确实很火,”刚摆脱赵可的纪封平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道,“也不知是为什么,一听到《我的祖国》,我这眼泪就怎么都止不住,可能人上了年纪就容易伤感。”

        “这是伤感的事么?”赵可刚被纪封平挖苦,没想到这么快抓到纪封平言辞间的漏洞,既然反击机会送到了嘴边,那就绝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赶忙针锋相对地讽刺道,“这叫脆弱,矫情,亏你还是个爷们儿,男儿有泪不轻弹不知道么?”

        “不,这不是脆弱,更不是矫情,”郑春花正色道,“他只是被感动了。”

        “我是真的觉得咱们国家太不容易了,历史上多灾多难不说,关键是人民还都这么善良朴实。再想到这次,没招谁没惹谁的,好端端的展板就都被毁了。”纪封平痛心疾首道。

        赵可作了个鬼脸:“老纪,你再煽情我可就吐了。”

        众人忽的扯起闲篇儿,董锵锵问郑春花:“孙涛今天联系你了么?”

        “没。记者和展板遭到破坏的事我也都没和他提呢。需要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么?”

        董锵锵摆摆手:“他太忙了,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万福今天断货了么?”郑春花问今天主要负责给万福帮忙的赵可。

        “哎,今天又是万福老板脚不沾地、大获全胜的一天。”赵可眼中是满满的羡慕。

        “赞助商那边有人盯着么?”郑春花环视众人。

        “昨天还有个人坐在乐白那儿回答问题,今天好像一个人影都没有。”有人调侃道,“董总也从不坐那儿帮着镇台。”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聊得热络,董锵锵猛地想起另一件事,急忙问顾欣:“中午我光顾着赶着去教室,忘了问贺鸯锦她们几点回去,她们是不是都已经走了?我还说请她们吃顿答谢宴,结果事多就给忘个干净,她们走的时候你请她们了么?”

        正专心听他人聊天的顾欣被董锵锵冷不丁一问,缓了几秒才答道:“哦,你这么一问我才想起来,她下午突然说今天先不走了。”

        “不走了?”董锵锵听得一愣,“我记得她之前说着急回去上课,不能多待。”

        “今天演出这么火爆,她们肯定开心,我猜是演出后有人劝她们留下来给旗袍走秀伴奏后再走,她们估计也就同意了。”顾欣答道。

        “古风、古曲、旗袍,”方爽双手捂脸颊,“天啊,我都不敢想那天的画面得有多美。”

        “那曲子呢?还用以前的么?”纪封平问。

        “可能要换音乐,之前用的是流行乐作背景音乐。”顾欣答道。

        “那来得及么?”董锵锵问,“模特们不彩排新曲子就直接走(秀),行得通么?”

        “放心,下午我已经通知了大部分模特了,明天下午老地方彩排。模特和贺鸯锦她们都有信心。”顾欣脸上的得意之色溢于言表,“我效率是不是也还行?你们快点表扬我,我都等了好久了。”

        听着众人猛夸顾欣,董锵锵心里想的却是:贺鸯锦等人仓促决定要留下并无什么古怪之处,就是不知雷兰亭会不会妇唱夫随一同留下,虽然他不愿承认,但在他心底,已在不知不觉中将雷兰亭和老白划上等号。

        在目睹老白跟他住在同一屋檐下的点点滴滴和所言所行后,他已慢慢意识到:人和人之间的友谊真的是阶段性的,他们从曾经的无话不谈、生死相交到现在的半形同陌路,虽然他并无苛求对方回报自己之前的救命之恩,只要能替他守口如瓶就好,但对方却做不到。两人就像两颗各有既定轨道的陨石,在短暂的相遇后,终究还是头也不回地朝着各自不同的方向前进。

        他正想着,手机传来短信“叮”的一声,低头查看,短信内容极短,只有四个字:我上车了。再看落款,正是王蜀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