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妙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妙

        冥想之时,张霏霏敲响了房门,唤道,“月歆!”

        “来了!”她回过神来,又把东皇太一传来的消息详细过了一遍,起身开门,问道,“怎么了?”

        门外的人脸上挂着些许严肃之色,答道,“我和文迪打算先回家里一趟,诊所里那位名叫狄文披月的病人出了点事。”

        “就是那个自己想象出自己有个哥哥的病人,我们来江夏之前,她已经是植物人了。”

        怕她不记得此事,张霏霏也是立刻做了概括性的补充。

        这倒是省了她回想的时间,陈月歆走了出来,又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明早,文迪还需要再休息一会儿。”张霏霏柔声道,“江夏这边就麻烦你和瞿先生,多顾着点巍哥了。”

        她一口应下,笑答,“明白了,没问题。”

        讲过这事儿,张霏霏便又回了房间,继续忙着照顾汪文迪去了。

        陈月歆瞥到阳台上站着吹风的瞿星言,快步走了过去。

        她走到他身边,胳膊搭在围栏上,看着底下来来往往的车辆,随口就打开了话匣子,道,“霏霏跟你说了吗?他们要先回去的事。”

        他‘嗯’了一声,手中凝成八卦图形的白光,亮了又灭,他皱了皱眉头,反复尝试,始终没能维持成功。

        她催促道,“那你倒是跟我说说啊!”

        瞿星言手中动作未停,沉声答道,“狄文披月……死了。”

        “死了?!”她略显惊讶,道,“怎么死的?”

        “不知道,反正死的很诡异,家属虽然没闹,但是肯定要医院给个说法。”他语气平静,道,“具体的等他们回来再问吧。”

        她道,“也行,反正有阿迪跟着霏霏,估摸着不会有大问题。”

        百无聊赖之际,她看着他手里反复的试验,脑子里想起东皇太一说的话,敛了目光,摸了摸自己的脸,道,“天象所示,是人界的祸乱……”

        “我知道。”他同样低垂眼眸,甩了甩手,彻底收了手中的白光。

        半晌,瞿星言才沉着开口,道,“以往我们也听过几次人间大祸的说法,可这次不同,这次影响了天机,而且无法算出一点点具体的相关情况,这是我卜卦之术头一次失灵。”

        “唯一能联系上的,只有人鱼族族长曾经跟汪文迪说过的,那个详细日期。”

        陈月歆歪了歪头,道,“那还有好几年呐!”

        “你是猪吗?”他斜了她一眼,道,“天机是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的。”

        “你才是猪!”她撇了撇嘴,道,“就知道扯这些理论知识,有本事实战啊?!”

        他侧过头看着她,那眼神活像在说:你与我实战战果如何,你心里没点比数吗?

        确实,陈月歆从未赢过,唯一赢的一次,还是他故意让的,那根本就不作数。

        她白眼翻上了天,只觉得跟这人聊天好难。

        又过了一会儿,她用手肘撞了撞他,岔开了话题,转而道,“咱们不是还要去找寒冬绿吗?还要去调查祖巫精血,那天我和太一交手后,他按答应我的返回昆仑,我顺便让他帮我搜集了一下有关这两件事的消息。”

        听她提起东皇太一,他目光沉沉,没有答话。

        她不自觉的挨他近了一些,不以为意的继续道,“正好,据他所说,昆仑出现了寒冬绿,只是通往昆仑的九门九井没有解封,还是只有一井,还有就是……昆仑诸神醒了一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西王母没有从深渊中苏醒过来。”

        他脸色微变,反问道,“什么?西王母没醒?”

        “对,因为昆仑封存祖巫精血的地方只有西王母知道具体情况,他说帮我回去问问的,可惜了。”她点了点头,答道。

        “不妙。”他拧紧了眉头。

        陈月歆这才注意到他的神态,追问道,“哪里不妙?怎么不妙?”

        瞿星言轻轻叹气,道,“西王母并未苏醒一事不妙。你知道西王母的身份与地位吧。”

        她思虑道,“我只知道她在天神中地位极高,资历甚至高过玄女娘娘,就连东皇和玉帝都要敬重于她。”

        他接过话茬,详细道,“据载,‘昆仑中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之所,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

        “西王母象征着天地间‘道’的‘始阴之气’,是为尊神,又掌管天地间的刑罚残杀、灾害疫病等等,是一位古怪的凶神。”

        陈月歆挠头问道,“凶神就凶神咯,怎么还古怪了?”

        “提及凶神,在你脑中,是个何样的形象?又有何种神性?”瞿星言反问道。

        见她一时语噎,答不上来,他也不卖关子,直言道,“好杀暴虐、狠绝果断。”

        闻言,沉思的她没有答话,殊不知,提及‘凶神’,她脑子里想到的,竟然是自己。

        他接着道,“可西王母却不是。”

        “西王母性子和善,少见她发怒的时候。她所司,与她神性大有不同,故而诸多天神皆有言,难以看透她的所为,也正因如此,她不与众神同居天界,于昆仑划分神境。所以,才说她是古怪的凶神。”

        “你啊,以往应该多去拜见拜见她。”

        他嘴里吐出‘你啊’这两个字的时候,陈月歆飘远的思绪便飞到了那温暖的光芒身上,恍惚间,她仿佛听见九天玄女耐心教导她的声音。

        但再一回神,眼前便是他皎如月华的脸。

        瞿星言想看穿她的眼睛,低声问道,“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移开了视线,道,“没事儿,你接着说。”

        他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重新继续了话题,概括道,“总的来说,她算是昆仑之主。若以常理论之,东皇太一醒了,众神也醒了个七七八八,她一定会醒来的。因为她要同东皇太一规整昆仑秩序,避免神境插手人间之事等等。”

        “而她没醒,就只有三种可能。”

        陈月歆感觉到气氛沉了下去,忙问道,“哪三种可能?”

        他答道,“第一,众神未使神力请她。她冰封之所,在昆仑深渊中,那地方虽然不见天日,却连结了昆仑的灵脉,若非刻意隐瞒,众神苏醒的动静都会传递给她,神力汇聚,可重请西王母出来,执掌昆仑。”

        “第二,西王母自己不愿意苏醒。这种情况,具体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第三,在我看来,第三种是最严重的一种。”

        陈月歆抿嘴追问,道,“是什么?”

        冰冷的风吹过,他抬头望天,答道,“天机不允许她醒来。”

        风好像变得有些大,吹得人如坠冰窟之中。

        她倒吸了一口寒气,自言自语道,“卧槽,不会吧!”

        “若是第一种,那就是众神之间出了问题,若是第二种,则是西王母本身出了问题,至于第三种,恐怕就与大祸有关了。”他不置可否,收回视线,道,“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很不妙。”

        她忽的道,“要是玄女娘娘也在就好了。”

        他看着她,笑了笑,道,“如果元尊知道你竟还会挂念她,定然很喜悦。”

        “你这话说的,”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撅嘴道,“我以前只是有点不懂事罢了。”

        不知为何,苏醒之后,她愈发经常想起九天玄女以前说过的一些话,原本她以前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的那些话。

        她道,“你与玄女娘娘最是亲近,你不想她吗?”

        “不想。”瞿星言眸中分明,答道,“元尊身入轮回,临去前有托于我,所以我很清楚我该做什么,我也时刻将元尊敬在心中。”

        “你真刻板。”她吐了吐舌头道。

        这阵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归于平静之后,她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你说的这些不妙的情况,咱们该如何应对啊?”

        他道,“等汪文迪与我们会合,尽快出发去昆仑一探,才能知晓具体情况,再言具体计策了。”

        第二天早晨,汪文迪和张霏霏便收拾完毕,共同返回。

        路上没有花费太多时间,也提前同大夫打过了招呼,故而一赶到诊所,便有护士迎了上来,后面跟着两个主治医生,以及狄文披月的父母。

        家属脸上的神情意料之中的很难看,说是极度的悲伤难过吧,眼神中又有那么一丝深埋着的害怕。

        几人先后进了张霏霏的所长室,跟着合上了门。

        她冲医生客气道,“曹姐,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为什么不能在电话中跟我说病人的死因?”

        曹医生摊开手,完全是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道,“霏霏,我从医二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三天前,值夜班的小艾巡查的时候,听见狄文披月的病房里有动静,一开始以为进了贼,就叫了人一起进去查看情况,结果是狄文披月醒了,大伙儿都觉得是好事,赶紧就给她要做一系列的检查。”

        谁知道,人刚靠过去,她就出现了十分抗拒的反应,不允许任何人碰她。

        医生立刻通知了家属,就算是她的父母,她也不让靠近一步。

        (https://.bqkan8./39674_39674222/58630325.html)

        .bqkan8..bqkan8.

        /57/57954/18048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