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来自素尘江中的黑影

第四百二十四章 来自素尘江中的黑影

        任张霏霏如何劝说,这三人就是不起来,非要陈月歆答应帮忙不可。

        加上她确切的捕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明白那并非常人能对付的状况,还真的就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后面的汤天中郑重道,“只要能帮我找到我家的坠子,要我做什么都行!”

        汪文迪捏着下巴,没理他,继续问张霏霏道,“你怎么看?”

        “从个人角度出发,我觉得帮不帮全凭月歆自己决定就好,”张霏霏理智道,“可是如果出现了‘非人力’因素,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插一手。”

        能者多劳,何况她向来是个非常有使命感的人。

        汪文迪笑了笑,问道,“你呢?月歆。”

        “你说呢?”她转头去问瞿星言。

        瞿星言一愣,末了才道,“随你的便吧。”

        陈月歆摊了摊手,照他的样子回答汪文迪,道,“那就随便吧。”

        汪文迪上前,居高临下冲汤天中道,“带我去看看事故现场。”

        张霏霏已把木少夏和贺端阳都扶了起来。

        汤天中眼里露出一丝不可置信的表情,不知是为他们会答应自己而感到意外,还是为领头人物是个年轻的帅小伙感到意外。

        他爬起身子,前方带路。

        这种眼色汪文迪倒是见得多了,不过他们最后无一例外的都被打脸了。

        他一副无所谓的姿态,示意自己的同伴们跟上。

        事发现场十分简单,就是一间储物单间,里面干净敞亮,还有镜子,那个存有坠子的盒子安安静静的摆在高台上,里面空空如也。

        汪文迪直接拿走了那个盒子,问道,“几点了?”

        张霏霏答道,“九点二十三。”

        “那还早,正好先吃顿饭,饿了。”他一转手就收起了盒子,如是道。

        汤天中一脸质疑,心道这小伙子也太不靠谱了,啥话没说,光惦记着吃饭了?那可是饭桶行为,看来不太中用啊……

        他的思绪被冷漠的声音打断,汪文迪慵懒的抛出一句,道,“十一点后,一切自有分晓,你要是觉得我不中用,不相信我的判断,那就算了,我们走便是。”

        难道他会读心?

        汤天中忙换了一副尴尬的笑脸,道,“没有没有,我这就吩咐下人,让他们准备精美的晚餐,各位都跟我到餐厅去吧。”

        罢了,也就个把小时了,等等也不费事。

        经过他身边时,汪文迪面上发笑,那笑容却是冰冷非常,让人不禁哆嗦,道,“读心很难吗?”

        其实像汤天中这般,眼里纯粹是欲望占了主导的人,在想什么是很容易就能被察觉的。

        闻言,汤天中脸上的笑容完全僵住了,也不再敢与他开玩笑,收了自己的心思。

        众人都集中在餐厅,不难发现,贺端阳一直在注视着瞿星言。

        木少夏坐在她旁边,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悄声凑近她问道,“端阳,你喜欢他?”

        贺端阳面上流露出小女儿家的神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她叹了口气,道,“我觉得他好完美,我似乎配不上他。”

        木少夏打量了一会儿瞿星言,收了目光继续道,“那孩子的眼睛里……没有感情,你如果执着于他,恐怕会很苦,与配不配无关,你向来是很优秀的。”

        “最初的时候,我甚至还羡慕过你,为何能这般外向开朗,善于交际,我却不行。”

        贺端阳却舍不得收回目光,道,“也许正因如此,我才想尽可能多看他几眼吧,木姐……你觉得星言,他会喜欢怎么样的女孩子呢?”

        “以我来看,”木少夏喝了口汤,看着菜品上用来装饰的精美雕花,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道,“他会喜欢他喜欢的女孩子。”

        “你是说,只要他喜欢,无论是什么类型,都有可能是吗?”贺端阳理解道。

        “嗯,差不多,但这就注定了他的追求者,是无法对症下药的。”木少夏轻笑道。

        她的视线瞟过汤天中,忽的转了话题,问道,“端阳,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问。”

        “你觉得爱情有保质期吗?或者说,你的爱情有保质期吗?会是永久吗?”

        贺端阳思考了一阵,真诚答道,“我认为爱情是有保质期的,但是个人情况不同,保质期可能是一年,也有可能是一天,或者有人遇见了真爱,觉得是永久,也有人不过是一时的眼缘,保质期只有一秒。”

        “要我说,我很清楚,我的保质期绝不可能是永久,哪怕在我很爱天中的时候,我也认为总有一天这份爱意会退却下去。”

        “那时我觉得无所谓,我料想到了我会爱上别人,只是没能预测到是何时、是谁。”

        “可是木姐,一想到这个人是星言……哪怕我知道我是个见一位爱一位的人,我也开始希望,我的爱情保质期能变作永久。”

        木少夏没想过自己的晚辈居然能在这个她想了数年而不得结果的问题上,给出如此逻辑清晰又简单易懂的回答。

        原来,重要的不是问题本身,重要的是人。

        她低头吃饭,随口道,“端阳,看来你很喜欢他。”

        一顿相对无言的晚饭吃过,已经是晚上的十点五十了。

        佣人利落的收拾了餐桌,汪文迪在椅子上舒适的后仰,扯了个大大的懒腰,一脸尽在掌握的表情,道,“战斗人员留下,非战斗人员……想留下也可以留下,但是受了伤我可不负责。”

        战斗人员四位,非战斗人员三位,分得很清楚。

        考虑了五分钟,没有人离开。

        汤天中是为了能亲眼见识见识汪文迪这毛头小子的能耐,贺端阳则是为了能够在视线中看见瞿星言的身影。

        至于木少夏,倒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留下。

        汪文迪把战斗人员汇合在一处,安置道,“没有战术,速战速决,我主攻,霏霏后援,你们俩见机行事,对方的水平不是特别高,不过警惕一点总没错。”

        “另外,这里还有三个普通人,虽然我刚才已经口头推卸了责任,但是必要时候还是留心一下。”

        他的视线移向了沉寂的瞿星言,他记得初见瞿星言时,随其下墓的张家保镖队一个也没被救,他还记得瞿星言虽然冷漠却完全符合逻辑的言论——

        ‘我不会在不相关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不过那件事的确也不能怪他,墓中阴阳位面是会转换的,保镖队不听他的话擅自行动,才导致了惨剧的发生。

        只是不知道与他们一道随行这么久,他是否也染上了几分人性?是否还是仍对他人的性命可以做到全然冷眼旁观?

        瞿星言斜了他一眼,问道,“你看我干嘛?”

        汪文迪嬉笑道,“我看你长得帅。”

        “有病。”他的态度一如既往。

        “哎哎,别这么说嘛,”汪文迪也依旧带着几分赖皮,拿手肘撞了撞他,调侃道,“你说我有病,那边还有个一直盯着你的呢?那她岂不是无药可救了?”

        瞿星言知道汪文迪说的是贺端阳,自己感知敏锐,当然也不可能察觉不到她的视线。

        但他看不懂她视线中的成分。

        他可以明白汪文迪刚才是在打量他,可能就是脑子里想到了某件与他有关的事情,顺势就瞥了他一眼的那种眼神。

        可他明白不了贺端阳的眼神。

        他只明白一点,他很反感贺端阳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那眼神里有‘情’,是他不懂的东西,他知道人类有各式各样的‘情’,只是眼下他还没能把这些‘情’都理解透。

        冲破暴风雪的是朱雀,那么制造冰雪的,就是他。

        一股寒气悄然逼近。

        陈月歆最先反应过来,紧接着,是被这股寒气攻击的汪文迪。

        汪文迪眼中了然,反手一挥,将寒气驱散,随后把方才收好的,也就是那个用来装坠子的盒子抛了出去。

        一抹黑影迅速接近那个盒子。

        在它要得手之前,金轮横在了它与盒子中间,汪文迪勾起嘴角,纵身一跃,复又把盒子牢牢的握在手里,好似在戏耍它一般。

        黑影震开一圈寒气,跳到了天花板上,随后向四周射出无数水弹。

        水弹接触到物体后便炸开一层薄冰,将所接触之物冰封起来。

        陈月歆出手,扇出一面火墙挡在了那三位非战斗人员跟前,使水弹尽数融化在火焰里,救了他们一回。

        紧接着,黑影一分为九,每一团不过巴掌大小,但力量和速度都没有受到分体的影响,刹那就朝他们冲了过来。

        这头一个冲向了汪文迪,他手中瞬出宝剑,直接切碎了第一团黑影,但随后又有第二团冲来,地上的水渍蠕动到一块儿,重新汇聚成型。

        第三、第四团同时冲向了瞿星言和陈月歆,陈月歆扇出一团火焰,被它灵活闪开,而当她瞄准之后再想扇出第二道火焰时,却发现一时无法凝力,好像术法和灵力失去了作用一般。

        这感觉好像……

        瞿星言沉声道,“这东西是我们在素尘江中遇见的,应该具有某种类似于可以让敌人暂且使不出力量的能力,你的闭气之法就是因此失效的。”

        /57/57954/16519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