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一章 哲学问题

第四百零一章 哲学问题

        “啧啧,你们两个大男人之间还有小秘密……”陈月歆挑眉道。

        张霏霏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月歆,那就麻烦你咯~”

        陈月歆自然不会拒绝她,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早餐毕,张霏霏准备了一些慰问品,换了身偏正式一些的衣服,就在陈月歆的保驾护航下出发了。

        熊巍也去了厨房收拾,瞿星言便开门见山,问道,“昨晚我也在门外察觉到了你的气息,与月歆所说无二,最终进了你的房间,但昨晚那并不是你,对吧?”

        “嗯,”汪文迪将昨晚经历复述了一遍,道,“要合烟水气,留得万古心。”

        “昨晚正因为那气息是属于你的,所以我和月歆才没有动作,”瞿星言捏着下巴,把视线投向了客厅,道,“看来是伪装啊。”

        汪文迪的目光和他去了同一处,盯着此前不知名的人送来的那幅精巧无双的刺绣,道,“只是那东西怎么看都只是一幅普通的绣品。”

        两人把刺绣拆了下来,放倒在地。

        瞿星言问道,“你拉出来的那条黑线还在吗?”

        “在这。”汪文迪扬起手掌,清光刹那闪现,黑线出现在他手里。

        “试试逆招魂术。”瞿星言建议道。

        汪文迪抬起另一只手,瞬间将大门和几扇窗户全部合上,连窗帘也拉了起来,瞿星言会意,手里化出两支燃着的白烛,立在了绣品的左右两方。

        “乾坤无极,道法天下,一阴一阳,成我仙命……勤修大道,心感太冥,黄华真降,五脏结婴,幽魂生天,飞升上清。”

        “巍巍道德,功德圆成,降身接引,师宝提携,瓷杯法水,以洗沉迷,永渡三清岸,常辞五浊泥。”

        法印结成,连接了两支白烛,并在刺绣的面上画出了复杂的术式图案。

        汪文迪将那黑色丝线放在中央。

        火焰摇晃,在这诡异的火光之下,黑色的丝线好似活过来了一般,竟然一点点把原本绣品上‘春风十里,贺卿良辰。平安喜乐,得偿所愿’这十六字拆了下来。

        无数的线头和线条纠缠在一起,又在火焰的引导下,一针一针的绣出了别的样式。

        大约有半个小时,上面出现了新的成品。

        ‘要合一池烟水气,留得谦亭万古心。’

        见此一句,汪文迪神色一变,这话他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还没开口,就看瞿星言以灵力控制这幅绣品,将它翻转了面,沉声道,“背面还有。”

        背面新成的内容乃是一幅极恬静的场景,雕栏围院,一派自然山水风光,在古色古香的连廊中,有一湖心亭,里头有一个坐着的女人。

        这绣品十分巧妙,竟将那女人的神态和模样都勾勒的淋漓尽致。

        虽说的确是汪文迪梦中的女人,但绣品中的她是有一双灵动的眼睛的,她注视着手里的工具,似乎是正在做针线活。

        她身边还有一个男人。

        这男人的脸,却是看不清的,只有轮廓,不见五官。

        “双面绣。”瞿星言道。

        汪文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指了指右下角,道,“还有一行小字。”

        那字写着——

        ‘静海市,圣物所载,长眠之处,自有传世风华’。

        瞿星言收了这架势,将门窗打开,让光线跳了进来,兀自道,“看来下一站,要去静海了。”

        另一边。

        根据人事部的资料,张霏霏带着陈月歆顺利的找到了尹鸣蜩家的住所。

        财务总监一职算得上比较重要的职位,原以为他家的地址会在离张氏财团总部附近的地方,以便捷上班,确没想到他家竟然在接近半郊区的位置,毗邻一条民俗风情街。

        不过住在这种地方,环境好,也安静,有助于脑子的休眠。

        停好了车,拿上慰问品,两人便摁响了尹鸣蜩家的门铃。

        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

        开门的男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全身上下都打理的非常干净,就连发丝也一丝不苟。

        见到来者,他脸上换上了礼貌的微笑,招呼道,“董事长,您怎么亲自来了?快里面请。”

        两人脱鞋进了屋,到了沙发上,他家客厅的布置也是规规矩矩、有条不紊,可以说是简洁大方,风格很是明显。

        坐的位置正好能看见他妻子的遗像。

        尹鸣蜩倒了茶,坐在了张霏霏对面的位置上,眼神里略有一丝悲哀的神情。

        他看了一眼陈月歆,问道,“这位是?”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姐姐,姓陈。”张霏霏点头道。

        陈月歆难得配合,简短道,“你好。”

        张霏霏知道她不喜欢与人接触,便单刀直入,说明了今天来的目的,平和道,“我们来只是简单的表达一下哀思,希望你能节哀,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是要好好生活下去的,不要太悲恸了。”

        “剩下的交给治安队就好,他们一定会抓住凶手,不会让恶人逍遥法外的。”

        尹鸣蜩周身的确有些低落的气息,但若要用悲恸来形容却是远远不够的,而且他那股低落,与其说是因为妻子的不幸过世而过度悲伤,倒不如说是一股浑然自带的忧郁气息。

        好像得不到赏识的有才之人,一派天生的低沉。

        他点了点头,表示收下了张霏霏的好意。

        尹鸣蜩喝了口茶,客气道,“董事长,我有几个问题想冒昧请问一下。”

        张霏霏笑道,“你说。”

        “实不相瞒……听说昨晚,董事长您就在我老婆的死亡现场,”尹鸣蜩叹了口气,哀声问道,“不知道董事长有没有看见凶手?”

        “这……我们几个当时在附近吃烧烤,是听见环卫工人的叫喊才过去的,看见的时候……只见到了你妻子的遗体……”张霏霏摇了摇头,语气透着一丝无能为力。

        尹鸣蜩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道,“也是,如果有目击者,早就抓到犯人了。”

        他起身,转去了厨房,从里面端出来了两份色鲜味香鸡排摆到两人面前,又道,“感谢你们百忙之中还能来看我,这是刚才做的,还望二位不要嫌弃,品尝一下。”

        两人抄起餐具,各自都尝了一口。

        味道十分不错,外酥里嫩,调料与汁水的完美融合,咬下一口,香味久久萦绕于齿间,写得我大晚上都饿了。

        正在两人咀嚼之际,尹鸣蜩突然撑着脑袋,问出了第二个问题,道,“董事长,陈小姐……鸡排,一定是鸡肉做的吗?”

        “啊?”两人异口同声,都没反应过来。

        看得出,在享受美食的时候,是人们的警惕最松泛的时候之一。

        “你这是什么问题?”陈月歆放下了手里的餐具,语气里有一丝不悦。

        “就是字面意思,陈小姐,鸡排一定是鸡肉做的吗?”尹鸣蜩不肯罢休的追问道,“比如说,你们昨晚去吃烧烤,烧烤里的羊肉串,一定是羊肉做的吗?餐厅里的牛排,一定是牛肉做的吗?”

        他这一连串举一反三的问题让气氛变得莫名诡异了起来,再配上他妻子的那张黑白照,空气中的温度一瞬低到了极点。

        陈月歆眯了眯眼,道,“你这不是废话吗?鸡排不是鸡肉做的,那是什么做的?猪肉做的那叫猪扒!”

        “可是,”他无辜的看着陈月歆,好像无意惹她生气,继续道,“这鸡排,就是我用面粉做的啊。”

        张霏霏连忙开口打圆场,道,“那就说明你厨艺高超,能以假乱真,不是吗?”

        “不是。”他突然站了起来。

        他眼神里的悲哀更重了一分,道,“这说明,这块鸡排可以是假的,那我们的世界,也可以是假的。”

        “你这是什么逻辑?”陈月歆也站了起来,不输气势,反驳道,“你说世界是假的,那难道你活了这么多年,都活在一个假的世界里吗?”

        “我说这个世界是假的,我可以证明,”尹鸣蜩与她争论起来,道,“你说它不是假的,你有什么办法证明呢?”

        这问题问住了陈月歆。

        事实上,她就是觉得这世界是真是存在的,并非虚假的,可那感觉又怎么是能用言语表述出来的?

        她望向张霏霏,道,“霏霏,你们财团的这个员工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张霏霏安抚她,示意她消消气,毕竟她们今日此行是为了探望这个刚刚死了老婆的孤寡男青年,能不要动口,当然最好不要动口了。

        尹鸣蜩趁隙再度讲述道,“既然你不能说明它是真的,就由我来证明,它是假的。”

        “你如何分辨真实与虚假?”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你怎么区分做梦和现实?”

        陈月歆憋着一口气,撸起袖子,道,“老子告诉你,你做梦的时候有没有梦见过自己会飞?有没有梦见过外星人入侵地球?”

        “现实呢,现实你能飞吗?外星人不还是在外星呆着吗?”

        尹鸣蜩平静的看着她,就像智者看着一个无知的愚者。

        等她说完,他才道,“你错了,你说这些无法实现,是因为你固有的思维。”

        /57/57954/16430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