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恨他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恨他

        众人心知肚明,关于一代画圣韦寒食的句号,究竟划在他生命的何处,那时又发生了什么,至今是无人知晓的。

        花飞月很快将下文细细讲来,“因为有舞姬母女的帮助,画师逃亡之路并不算难。”

        离开皇宫之后,画师便按照计划,打算先回他的故乡阳翟,在这边他有许多亲朋兄弟,自然也更易伸出援手。

        可舞姬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因找不到画师的踪迹,皇帝把这罪名迁怒给了舞姬母女,给她二人又加了包庇之罪,拷打之下,舞姬的母亲不忍女儿受罪,便将画师所说的三年之约全盘托出。

        “有时候我想人真是一种矛盾的生物,”花飞月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们明明害怕冥界众生相,但又因为它举世无双要将它据为己有。”

        “所以他们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将舞姬母女扣在宫里,三年不过弹指眨眼间,待三年后,一切都将浮出水面。”

        被关起来之后,舞姬母女受尽折磨与非人的待遇,但始终留有一条性命,以待来日好逼迫画师交出他卷走的冥界众生相。

        “三年后呢?”汪文迪问道。

        “两年后,满心记挂画师将来该如何逃过此劫的舞姬不甘困于宫中,”花飞月语气里的忧思更甚,“眼看三年之期越来越近,她只想如何脱身,把这一切告诉画师,好叫他不要中计受难。”

        可是那时的舞姬母女早不同于前,宫中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帮她们了。

        舞姬很快想到了她如今所剩唯一的值钱物件。

        花飞月抽泣起来,“画师曾因她殿中作一剑舞而赠她一把宝剑,又唱一曲凤求凰,作为定情,那宝剑刃如秋霜,更有琥珀点缀流云印记,因此价值连城。”

        “流云?剑?”

        “舞姬与他共为此剑取名为山河流云剑,此后舞姬便只为他一人剑舞,他曾说每每观她之舞,便能获得不少作画的灵感。”花飞月索性哭了起来,“可是当时情势所迫,舞姬不得不变卖山河流云剑。”

        “她拿着这笔不菲的数目去找与母亲交好的宫人,宫人念她心意难得,答应帮她调开南门的守卫,帮她最后一次。”

        “舞姬如约同样离开了宫里,一路上不敢有任何耽搁,直冲阳翟而来,”花飞月吸了吸鼻子,继续道,“她按照画师曾经给她的地址,找到了画师的一位朋友,作为传话之人。”

        “没多久,她便也成功见到了画师。”

        听到这里,仿佛一切都格外的顺利,汪文迪不禁又问了一句,“然后呢?”

        “那时的他于家中苦心磨练画技近三年,技艺早就比当年更有过之无不及,他隐姓埋名中又结交了数位国画圣手,只待三年之时一到,就要一鸣惊人。”

        花飞月说到这,才改了称呼,“我将事情原委尽数告诉寒哥,他虽可惜那柄山河流云剑,却也明白我是为了他考虑。”

        “考虑之后,他仍不愿意交出冥界众生相,便决议带我私奔,找另一个地方躲一阵子再说。”

        “他将我托在朋友家中,说要三天整理物件,三天后的夜里,让我在城门外等他的马车。”

        好事多磨,意外也终于发生了。

        那阵子关于姑洗山山顶的流言四起,传言只要能登上姑洗山山顶,就相当于昭告天下,此人有绝世之才,万载难逢。

        “寒哥自认画技无双,却不知为何,仍旧对这个流言变得狂热起来,”花飞月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察觉他的情绪变化,曾经好几次阻拦他因要去爬姑洗山而耽误大事。”

        “直到我们约好私奔的那天夜里。”

        花飞月在阳翟城外从黑夜等到白天,也不见韦寒食的踪迹。

        更甚者,韦寒食的家人、陪朋友自那天起也开始对她闭门不见,只字不提韦寒食之事,只说韦家不再有韦寒食这个儿子。

        “我心中猜测寒哥大约是去爬了姑洗山,便日日往返于姑洗山与阳翟城外,可是依旧没有丝毫线索,山我也无法爬到尽头。”

        “奇怪的事还在后头,大约一周之后,寒哥的家人开始处理他留在家里的画作,”花飞月加快了语速,“而且购买者络绎不绝,一幅不加修饰的随笔都卖到了万两纹银的价格。”

        “怎么会这样?”瞿星言皱了皱眉头。

        “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称寒哥为‘画圣’,就连朝廷也取消了对他和冥界众生相的追击,只是又出了好几倍的价格,希望能回收到冥界众生相。”

        花飞月似乎也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却有一二分肯定,“我想起了关于姑洗山的传言,料想寒哥大约是到了山顶,便又来爬山。”

        “但这次……我没下去。”

        “什么意思?”

        “正如几位高人所知,我那次爬山止步于此,无法再向上一步,我只能逗留于此,唱起那首凤求凰来。”

        花飞月继续说道,“那方九霄之门,原本是打开的,我唱凤求凰之时,起初也能听见寒哥的回应,虽然模糊不清,但我能保证,那就是从山顶的方向传来的。”

        “可后来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某日门环忽然飞遁而去,九霄之门合上之后,我就再也听不见寒哥的气息了。”

        “这真是奇了怪了,门环还能自己跑了?”汪文迪挑了挑眉,捏着下巴道。

        “他有负于你在先,姑洗山上险象环生、怪事连连,你为什么不先行离开,再想别的办法?”张霏霏也不禁问道。

        “我不愿离去!!”

        花飞月突然失控的喊了起来,“我一定要亲自见到寒哥,一定要亲口问他,为什么不顾与我的约定,坚持要来爬这没凭没据的姑洗山?!”

        “我要听他亲口说出原因,为什么……”

        “难道比起‘画圣’之名,我……我和我的爱、和我的心,都是他可以放弃的代价吗?!”

        她突然凄厉的哭了起来,叫道,“我恨他!!我恨他!!”

        /57/57954/14958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