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犼

第一百零五章 犼

        “其中的飞僵,在吸收日月精华、融合天地妖气之后,就会变成犼。”

        “变成犼后,僵尸身上的毛发会逐渐发生颜色上的变化,”汪文迪与陈月歆交换了一下眼色,确定了周孟春当时的状态,继续道,“据此又能划为六个等级,黑毛犼、白毛犼、绿毛犼、紫毛犼、赤毛犼以及金毛犼。”

        “犼性情凶恶好斗、手法极其残忍血腥,生吃人和其他动物对它来说不过是小儿科,前三种的攻击力比异兽更甚,但仍属于僵尸的范畴,一般对付僵尸的办法,对它也同样有效,比如闭气。”

        陈月歆点了点头,“周孟春的状态属于白毛犼,但他身上的咒文与之前不同,我感觉他还在向更高等级的犼变化。”

        “当绿毛犼修炼成为紫毛犼,对付僵尸的办法就会对它完全无效,而且紫毛犼的实力比前面几种是质的飞跃,”汪文迪拧起眉头,“如果月歆的感觉没错……不除掉周孟春,人间将有大祸。”

        “是的,其后的赤毛犼体型继续增大,拿过往遇见的相柳与它相比,它一爪子就能把相柳那样的凶兽掀翻,”瞿星言应道,“最后的金毛犼更甚,它是犼的最高级别,一般来说没有一、二个元会的时间,达不到金毛犼的境界。”

        但现在周孟春显然是被人控制利用了,时间上也自然不能一概而论。

        “金毛犼有这么可怕?”张霏霏撩开自己额上的碎发,顺便抹了一把冷汗。

        瞿星言的眼神陡然变冷,沉声道,“金毛犼神通广大,一只金毛犼可与三龙相斗。”

        “三……三、三龙?!”

        “不止,犼与龙相斗,胜利之后便将龙……”

        “生吃。”

        张霏霏闻声,一时哑口无言,这恐怖程度似乎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不过它也有一个弱点,”汪文迪安慰似的揽住了她的肩,补充道,“凡金毛犼,脖颈皆有白毛,只要能攻击到那个地方,再厉害的金毛犼也得乖乖给我嗝屁。”

        “的确如此,”瞿星言同意道,“包括那得道飞升的金毛犼,也仍然保有这个弱点。”

        “金毛犼这东西还能飞升?”张霏霏好不容易消化了上一个知识点,有立马来了新的。

        “观音菩萨的坐骑,就是一只金毛犼。”

        陈月歆简短叙述,“也就是《西游》中,孙悟空在朱紫国遇见的赛太岁,他对唐僧肉丝毫不感兴趣,只把目标放在金圣娘娘身上,有一串紫金铃,那铃铛叫孙悟空都无法对付,正是菩萨赠予他,让他戴在脖颈上藏匿弱点的宝物。”

        “我明白了,”张霏霏眼中了然,“不过这正说明,再强大的人或物,都会拥有无法弥补的弱点,只能遮盖,无法消除。”

        说到这个的时候,汪文迪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我原以为那月宫只是想制造人傀,没想到居然将周孟春利用到了这个地步,”汪文迪想起李氏的托付,有些不悦,“看样子尸体是没法给他妈带回去了,只能捎些骨灰了。”

        尸体一旦成僵化犼,不以天火烧绝,是死不了的。

        “今晚阿巍这里需要人守着,咱们四个两两换班,我和霏霏守前半夜,你俩守后半夜。”汪文迪又道。

        “好。”

        另两人应下,便先行返回民宿去了。

        出了医院,瞿星言看了看天空,忽然拉住了大步流星的陈月歆,低声说了一句,“你先回去,我去一趟郗后。”

        “你还去那儿干嘛?”陈月歆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瞿星言移开了视线,神情变得有些不自然。

        “我跟你一起去!”见他似乎回答不出个所以然,陈月歆便顺势道。

        瞿星言的视线成功被拉了回来,但是他一时半会儿想不到什么拒绝的话,“你……”

        “我……?”陈月歆拽过他,催促道,“走啦!”

        他任由她拽着,沉默了一路。

        两人最终的目的是瞿星言去过的那家糖人店。

        一见到他来,老板便招呼道,“小兄弟,你要的糖画我给你做好了!”

        说着便从那窗口递出来一串糖人,丝毫没注意瞿星言脸上神情的变化。

        那是一只精致的……

        飞禽类动物。

        “老板,你这画的是什么?”没等瞿星言问,陈月歆却先开口了。

        “怎么?不像吗?我是按照这位小哥给我的图片画的啊,画糖画我还从来没失手过!”老板自信满满道。

        陈月歆回身叉腰,脸也垮了下来,“好啊,瞿星言,你不会故意画只凤凰来气我吧?”

        “不是,不是凤凰。”

        “诶小哥,不对啊,你给我看的明明就是凤凰嘛!”

        “这不是凤凰!”瞿星言有些着急,重新掏出手机递到老板跟前,“凤凰是五彩的,这只是红的,怎么是凤凰呢?!”

        老板这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嗨呀,我乍一看还以为是只火凤凰呢!”

        陈月歆正想凑到跟前看瞿星言的手机,对方却已经将手机收回,又接过那串糖人,平复了语气,“是我没跟老板讲清楚,这是个失败的作品。”

        “嗯?我还以为是送我的呢。”

        “本来是打算送你的,我觉得这个糖的颜色很衬你。”

        “我也觉得,”陈月歆应话,一把将他手里的糖人抢了过来,“我看画的挺好的,扔掉可惜了,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把它吃了吧。”

        “随便你。”

        瞿星言闷闷的应了一句,扭头又去跟那糖画老板搭话,问道,“老板,跟你打听个事儿。”

        “好咧,你说就是。”

        “我来这里之前,有没有什么形迹可疑的人来找过你?”

        老板思索了一阵,笃定道,“没有啊!”

        “真的没有吗?你跟我说的那几家店里找到了……”

        这回瞿星言还没说完,老板便打断了他,“咱们这里每天人流量很大的,我只专心做生意,也没心思和精力去观察客人的,要是没啥事儿,我要继续工作了,二位请回吧。”

        心中有了谱,瞿星言也不再追问,转而带上吃得津津有味的陈月歆返回了。

        /57/57954/14876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