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报仇

第六十一章 报仇

        “这、这……”李氏抽泣了一会儿,道,“我就不去了,老婆子我身体不好,经不住吓,还是你们陪春儿去吧。”

        “可是大娘,你一个人呆在这也不安全啊!”张霏霏提醒道,“你忘了那天晚上那个怪物了?!”

        半晌,不知李氏在想些什么,但从她的话里似乎能听出,面对怪物和面对宋莺时二者中,她选了前者。

        “没……没事,我还是留下吧……”

        张霏霏和熊巍对视一眼,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赞同。

        两人随周孟春出了门,跟在他后面,看着他不情愿的撒纸钱,纷纷叹气。

        这种事原本旁人只能帮他到这份上,何况汪文迪也没有帮他的义务,只是看在张霏霏的面子上,未免那些并无大错的村民被连累,这才出手查访。

        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两人不禁怀疑他所说‘真的知错了’是真是假。

        周孟春重复着自己已经做过一遍的动作,引着两人一步步走到了自己丢下宋莺时的小道里。

        道路越来越窄,周围的景色也从砖瓦房逐渐变成了灌木丛,还有一些村民平日里种下的蔬菜,篱笆栅栏,如果不是晚上,这风景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纸钱有的挂在枝头,显得更加阴森。

        “吾欲寻你,请速来见。”周孟春嘴上喊着,心里早不知道吐槽了多少遍了。

        忽的,一截树枝发出断裂的声音,重重的砸了下来。

        “小心!”熊巍反应过来,拉着张霏霏往后退了两步。

        那树枝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那样诡异的横在道路中间,巧妙的隔开了他们与周孟春。

        闻声,周孟春回头问道,“怎么了大哥?”

        “没事儿,一根树枝!”

        熊巍高声回话,像在给他壮胆,说着便一面护着张霏霏一面往前跟上,然而正当他想要抬脚迈过这根树枝的时候,一阵黑光自其上射出,紧接着瞬间扩散,再看时,俨然成为了一道屏障。

        要不是熊巍脚收的快,此时他已经是个残疾了。

        黑色的屏障极速蔓延,在夜色中划出一道结界,独独把周孟春困在了里面。

        “大哥!!大哥救我!!”

        周孟春哪还顾得上撒纸钱,当时就扔开了手里的东西,连爬带滚的跑到了熊巍跟前,但当他一触碰到黑色时,便痛苦的大叫一声,手上像是遭受了极其严重的烫伤。

        “大哥!!小姐!!救救我啊!!”周孟春慌了,“大哥,你、你不是有宝贝吗?!快点用宝贝救我啊!!”

        熊巍当然是当机立断,赶紧把七羽锥取了下来,尖端对准那黑色的结界,“你等着啊孟春,马上就好!”

        七羽锥砸下去的那一刹那,像是遭到了极大的反作用力一样,连带熊巍一起被弹了出去。

        “巍哥!”张霏霏大惊失色,连忙过去将人扶起。

        “怎么会……宝物居然也没用……”周孟春浑身失力的跌坐在地上,魔怔一般喃喃道,“没用……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孟春,你别着急,我们再想想办法……对,对,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文迪……”张霏霏摸索出手机,一边去安慰周孟春。

        不等拨出电话,她忽然脸色一变,声音也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孟、孟春……你……你后面……”

        只见周孟春的后边不知何时凝聚起了无边的黑雾,从那黑色中挣扎着爬出来的正是面目狰狞的宋莺时。

        此次宋莺时不仅没有以她生前完好的面目示人,更是直接显出溺死时的模样,双目突出、皮肤皱得快要撕开,自黑雾中拖出一地的水渍,让人浑身的汗毛都倒立起来。

        周孟春像是没听见一般,还是自顾自的在重复,“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周孟春……”宋莺时嘴里吐出幽怨的话语,“你还敢来寻我……”

        他这才微微有了些反应,扭过头去,正贴上宋莺时的脸。

        “啊——!!”周孟春吓得连连后退,可没后退两步,就又撞上结界,后背的衣服登时‘滋’的一声被烫得只留下一道白烟,他前后为难,只得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镇蛟湖底下好冷啊孟春,你上我家提亲的时候明明说过……愿意一生一世陪着我的,你怎么还不来?”宋莺时又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得人浑身冒冷气,“没关系……我这不是来接你来了吗?”

        “宋莺时!”熊巍大喊一声,吸引了她的注意,“你能不能……给孟春一个机会?”

        这机会,本没有理由问她要。

        宋莺时不恼,笑得越来越夸张,“你想救他?”

        见熊巍点头,她又朝他手里的七羽锥示意,“把那东西丢了,自己走进来。”

        “巍哥别去!”张霏霏拦道,“你没有七羽锥斗不过她的!”

        熊巍苦笑了一下,将宝物留给张霏霏,“小姐,孟春做这些事他的确错了,我不应该替他求什么原谅。”

        “但是要我看着我的兄弟死在我面前,而我什么都不做的话,我做不到。”

        留下这句话,他便义无反顾的走进了黑色结界。

        “巍哥!!”带着七羽锥的张霏霏无法闯进去,只能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跌倒在地。

        宋莺时见人进来,眼底漾开一抹不明的情绪,她一双脚登时化作蛇尾,结界内应而开始涨水。

        “那你们两就一同品品绝望的滋味吧!”

        水很快就没过了两人的脖颈,宋莺时眼里闪过一丝狠色,手里扬起一把匕首,一个纵身便直冲周孟春而去。

        她抬起另一只手将他往水里摁,匕首则对准了他身上的纹身。

        “唔……宋……宋莺时、唔……”周孟春剧烈的挣扎却也敌不过此刻宋莺时的力气,那明晃晃的刀子映出他脸上无助的表情,他不断呛水,但无能为力。

        一刀。

        她避开了要害,只是划开了一道不小的口子。

        血色瞬间蔓延开来。

        她忽然疯狂的大笑起来,“周孟春!!你也有今天!!”

        /57/57954/14610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