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构造

第二十六章 构造

        “他们发现的不是主墓室,只是一个副室,四星拱月,其中的‘月’,高悬山体中央,指的是整个主墓室,阴时开启。”

        “按你所说,这座墓室依山傍水,温凉河环绕其外,若是阳火开主墓室,水火不容,就会有尸变,水阴开主墓室的话,能采天地之灵气,安后世万年荫庇子孙。”汪文迪挑了挑眉,思考了一阵,与瞿星言搭上了话。

        “你对五行八卦也研究得不少。”

        汪文迪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些年虽然灵力没有收回多少,但其他的东西倒学习补充了很多。

        没多久,三人返回了汪文迪遇见纸童的墓室。

        “这锁哪儿来的?”

        墓室口的门不知什么时候重新关上了,汪文迪看着上头那把原本没有的青灰石锁皱起了眉头。

        上面总共就两条路,长廊和周围的景象都与脑海中的没有半点出入,他首先便排除了走错的可能。

        汪文迪不得其解,抬手射出一道青光朝那锁劈了过去,想要强行破坏,但可惜的是,锁纹丝未动。

        “解铃还须系铃人,”瞿星言上前摆弄了一阵,提议道,“看样子是时候借助后人之力了。”

        他们已经差不多把这墓室摸了个遍,想要打开真正的主墓室,解开这场先祖留下的血脉死劫,必须得带章霏霏亲自前来了。

        一边的陈月歆也表示赞同,咳嗽了一阵道,“不如咱们先回去做些调整,再带霏霏来。”

        稍加思索,汪文迪点了点头,“好。”

        三人回到阿月浑子的时候天还没亮,瞿星言跟着两人进了屋里,里头没人,但是细心的留下了一盏灯。

        陈月歆率先坐下,闭目凝神调理内息,问道,“阿迪,你在主墓室里发现了什么吗?里面情况如何?”

        “我碰上一个看门的童子,是纸人所化,主墓室深处还有一个特别的园子,”汪文迪沉默了一会,继续道,“硬闯不进,那童子留下了一句话。”

        他跟着坐了下来,正欲细说时,门被打开,章霏霏走了进来。

        “文迪,月歆,你们回来了!”她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随即注意到了冰雕似的瞿星言,问道,“这位是?”

        “瞿星言,一个盗墓的罢了。”汪文迪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

        “原来是爷爷提过的瞿先生,”章霏霏收敛了一些笑意,客气招呼道,“你好,我是章霏霏。”

        谁知瞿星言不为所动,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自顾自的走到一边去了。

        收到章霏霏尴尬的情绪,陈月歆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别理他,他是个哑巴。”

        闻言,章霏霏‘扑哧’一声乐了起来,她望了一眼陈月歆,关切道,“月歆,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是里面发生什么了吗?受伤没有?”

        汪文迪将她拉到身边,示意她别急,“听我说。”

        他这才把墓中如何又说了一遍,省去了瞿星言同陈月歆动手的部分,分析道,“接下来就回到我说的血脉问题上了,应该是需要你……”

        “我不怕!”章霏霏果断回答,坚定道,“我的回答也还是一样的。”

        “我知道了。”汪文迪不由自主的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郑重其事的点头,转了话锋又问道,“周孟春那边怎么样?”

        “还是没醒过来,”她叹了口气,“巍哥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会儿,现在还是守着,我听说孟春也是个命苦的,一家子的生计都仰赖他,巍哥一直把他当家人……唉。”

        气氛变得有些悲观起来,章霏霏做了个深呼吸,岔开了话题,“不说这个了,大家也去休息吧。”

        说完,几人也就各自起身,打算回房间休息,见汪文迪正在交代章霏霏一些事宜,走在最后的瞿星言跟上陈月歆的步伐,低声开了口。

        “跟着我一起下墓的那些人里面,是有一个叫周孟春的。”

        陈月歆没当回事,语气也酸不溜秋,“你连他们死活都不管,难为你还记得这人的名字。”

        “这人倒是命大,要不是他见财起意,强行带队开棺找宝贝,触动机关,其他人大概率能活下来。”瞿星言语气冷漠,自顾自道,“贪婪之辈,更加没有救他的必要。”

        “别说得好像就你的命最金贵似的。”陈月歆不再细听,径直越过他,走进了房里。

        瞿星言深深望着陈月歆,眼睛里的黑色更加凝重起来。

        “巍哥不在,今晚还要麻烦瞿先生和文迪挤一挤……”章霏霏见他直挺挺的站那儿,也不挪窝,说明道。

        她还没说完,瞿星言便打断她,“不用,我在沙发上休息就行。”

        “嘁,我还不稀得跟你挤呢!”汪文迪看他一脸嫌弃的表情,立马也表明自己的态度。

        第二夜。

        医院那头依旧没有传来任何好消息,几人果断收拾,直奔所谓主墓室而去。

        奇怪的是,原本应该横在主路中间的那一堆尸体,全部都不见了。

        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好像从来都没存在过一样。

        “鬼打墙?”陈月歆扫视了周围一圈,问道。

        瞿星言凝神感知,摇了摇头,“不是。”

        “我记得这附近有口箱子。”章霏霏想了想,提醒道。

        依言,汪文迪在旁边迅速的找了两圈,肯定道,“没有,之前我们发现的木箱子没了。”

        他将视线投向瞿星言,“你曾经说过这里头的主墓构造是阴阳两仪形的,主墓室存在根据时辰转换的情况对吧?”

        “嗯,但现在也是阴时,按理来说墓室是不会发生变化的。”瞿星言对自己的判断同样非常自信。

        “有没有可能……不止阴阳两个墓室?”汪文迪推测反问道。

        瞿星言眉头一皱,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八门墓阵?!”

        “八门墓阵是什么?”陈月歆不解道。

        “就是说整个构造里有八个墓室,其中两个是主墓室,占‘乾’‘坤’二位,乾室为主陪葬室,多有秘宝,坤室为墓主长眠之所,其余六个应时而换,道路不明,内里全是机关陷阱。”

        /57/57954/14536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