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一章 伤口、私事

第六百四十一章 伤口、私事

        不远处的沧溟也没和他们有什么交流,脚踏黑光,当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汪文迪思虑道,“看他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找我们的茬了,只是他占据地利,恢复的应该不慢。”

        “或许月歆说的是正确的,稍作休整,我会去与他做个了断。”

        张霏霏恢复了一些伤势,建议道,“要不去找那个叫殷扬的使臣试试?我看……魔尊也不是全然不在乎他。”

        “殷扬如今六百岁,在沧溟身边六百年……”他想起此前的问话,琢磨了一阵道,“可以一试。”

        另一边。

        偏殿的大门紧闭,殷扬在门外候命。

        门内的沧溟兀自调息,倏尔之时,体内两股力量交融相冲,屋内强大的气流四处乱窜,他紧咬牙关,一向气宇非凡的眉目间竟显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噗!!”一口黑血喷涌而出,沧溟睁开双眼,额上汗珠滑落,他收了力,剧烈的咳嗽了一阵。

        “陛下!”门外的殷扬唤了一句。

        沧溟回应道,“进来吧。”

        殷扬推门而入,地上的血迹映在他眼中,他快步上前查看状况。

        “孤无碍,”沧溟摆了摆手,冷哼道,“倒是你,怎么越发废物了?”

        他低头行礼,道,“是,属下有罪!”

        “你是不是只会顺着孤说话?”沧溟反问道。

        “顺从陛下,乃属下分内之事,”他快语道,“请陛下允许属下为陛下清理伤口。”

        沧溟挑了挑眉,道,“伤口?”

        经此一言,他这才注意到,刚才只顾着调理自己的内伤了,手上被诛神槊魔光震裂的伤口根本忘了处理,现在还异常狰狞。

        他不悦道,“不就是一点小伤,孤无碍……”

        “请陛下允许属下为陛下清理伤口!”殷扬强调道。

        “这伤孤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好,”他垂着手,道,“你与青龙有战,身上有伤,自己都顾不好,还想顾着本王?”

        殷扬没说话,但看着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愈合了手上不到一半的伤口。

        “还是这样。”沧溟不屑道。

        两人之间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沉默,可很快,这种沉默被王者的暴怒打破。

        除了殷扬之外,应该没人知道沧溟为什么突然发怒了。

        他吼道,“你留在孤身边,是不是也是为了看孤的笑话?!”

        “你说!!”他一把拽住了殷扬的领口,几乎将人提了起来,恶狠狠道,“你是不是也觉得,孤不配为王!是不是也觉得,孤做的既不如灏宸,也不如他!!”

        殷扬无视了痛苦,简短道,“属下没这么觉得过。”

        “那你说,在你心里,到底孤与他,谁更适合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只复原了一些的伤口再度裂开,新鲜的血液浸染了殷扬的衣襟。

        “陛下有没有想过,有时候适不适合并不重要,”殷扬的目光依旧沉平,如磨砂的镜面,即便里面有痛色,也根本看不清,他继续道,“重要的是,是陛下胜过灏宸,是陛下现在在这个位置上,好好的坐着。”

        沧溟微微愣了一下,火气好像去了大半,但仍不死心,又追问了一句,道,“那你为什么留下?”

        “属下觉得,陛下会需要我。”他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沧溟的手。

        沧溟沉默了片刻,最终放下了他,随后移开了视线,将手伸了出去,平铺展开,露出上面的伤口。

        主仆二人都知晓,这伤是诛神槊造成的。

        诛神槊是一件至宝,至宝会择主而事,它也不例外,故而从古至今,只有魔尊能使用诛神槊。

        可沧溟不行,他每一次拿起诛神槊,都是极其费力的,而且上面的魔气会与自己进行对抗,导致他无法长时间使用这件至宝。

        却偏偏,诛神槊,乃是魔尊身份的象征,他非用不可。

        否则别说他的臣民了,他自己就要先怀疑自己,自己就要先放不过自己。

        殷扬手中化出一个精致的瓷瓶,耐心的帮他上药。

        说来神奇,这闪着微光的细细粉末,一接触到伤口,就很快将其愈合,对比下来,显得有些过于简单了。

        药快上完,殷扬眼中眸光微动,动了动嘴,默然开口道,“陛下,有两句话,属下希望陛下能斟酌一二。”

        沧溟只简单的应了一声,脸上的神情似乎是随着这药粉的气息沉寂了下去,思绪神游,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一,诛神槊对陛下损耗巨大,”他沉声道,“不再用,也未为不可。”

        “这不可能,诛神槊,必须要归本王所有。”沧溟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眯了眯眼道,“二呢?”

        “其二,寻他回来辅佐陛下……”

        殷扬的话还没说完,他锐利的眼神骤然就杀了过来。

        下一秒,他扬手一挥,将那瓷瓶以黑光射碎,脸上阴沉得像要把眼前的人生吞活剥一样。

        “滚!”他怒道。

        殷扬被迫起身,无奈的离开了殿中。

        但他也并未继续守在门外,思来想去,明确的往某个方向去了。

        他找到汪文迪的时候,对方也没在屋里呆着,而是在门口的连廊下站着。

        抬眼望着远方,那个方向有明显传来的灼热感,殷扬能猜到,他同行人之一的陈月歆,应该就在那个方向。

        汪文迪察觉了殷扬的气息,在他进一步靠近之前,就把目光投了过去,问道,“有事?”

        他答道,“的确有事。私事。”

        “私事?”汪文迪干笑了两声,道,“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你可以先听听,也不碍事。”他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的放轻松,就像朋友之间在寒暄一样,接着道,“你的朋友不休息,在那边做什么?”

        “练功。”汪文迪道。

        “她已是四圣,力量之极,还需这般废寝忘食的练功?”他不解道。

        汪文迪眼神沉了下去,细细思索了一阵,继续道,“需要,怎么不需要?有时候专注于练功可以忘记很多事情,练功把自己练趴下、累到不行,才能好好休息,睡个好觉。”

        殷扬摇了摇头,道,“那她这就不叫练功。”

        “那叫什么?”

        “被困住了,被自己困住了。”

        有一个一直令她钻牛角尖的点,自己想不明白,就会不断地折磨自己,这般折磨生出无数苦难,而这些苦难又会反过来加剧她的折磨,直到这个点完全把她摧毁。

        殷扬一语中的,这也是为什么汪文迪会站在远处看着的原因。

        他想帮她一把,可不知道从哪儿下手,最初时,他可以直接掏出双剑,帮她灭了雷劫,现在却不能这么做,再对她拔剑,只会让她更加鲜血淋漓的认识到,她现在很弱的事实。

        不过好在有瞿星言,他纠结下不下手,瞿星言可不会纠结这个。

        “你的私事是什么?”他及时止住了话题,转而问道,“总不会是睡不着觉,想来找我聊天吧?”

        “有件私事请你帮忙。”殷扬尝试同化他的心理,跟着道,“我也有个朋友,被困住了。我太弱了,救不了他。”

        “那我为什么要帮你?”他反问道。

        “你帮我,我给你一个救咫尺颜的办法。”殷扬平静道。

        汪文迪忽的笑了,道,“哈哈哈,沧溟都救不了咫尺颜,你怎么会知道如何救?”

        殷扬并不在意,道,“我是不知道怎么能救咫尺颜,但有一个人知道,而且那个人不仅能救活咫尺颜,还能救出我的朋友。”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那个人?”汪文迪更疑惑了,道,“找我岂不浪费时间?”

        他叹了口气,道,“我太弱了。那个人不在魔界,凭我的修为,根本无法去找他。”

        “那他在何处?”汪文迪道。

        “具体的我不知道,我只能肯定一点,”他敛了目光,笃定道,“他在昆仑。”

        “昆仑?他是天神?”

        “他不是天神,他是魔。”

        “可……也不能完全算魔了。”他目光更深了一分,惋惜的补充了一句。

        汪文迪大约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摆手道,“也就是说,救你朋友和救咫尺颜的方法都在他身上,你想让我帮你去找他。眼下的情况却是,我救不活咫尺颜,沧溟都不会放我去九井,如何还能去昆仑?”

        他背过手去,接着道,“除非,你能先让沧溟送我们去昆仑,我自然就答应帮你办这件事。”

        殷扬抿嘴,道,“如果我能告知你们九井的位置呢?”

        “你?”他显然有些不信,道,“九井非同寻常,整个魔界,我想也不过沧溟一人知道罢了。”

        是的,殷扬虽然修为在魔族中算上等,却也没到那个地步。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殷扬脸上的神情反而松泛了一些,道,“给我点时间,我会来告诉你,九井的位置。”

        说完,他略行一礼,便匆匆离去了。

        他走之后没多久,那头涌动的阵阵灵力也停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道身影渐渐出现在了视线内。

        是瞿星言,他背着陈月歆,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57/57954/18793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