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给她教训

        小小年纪,跟谁学的这些话?

        帝懿想拎她起来,好好掰正下。

        可女孩睡得很沉,夹得男人的腰很紧,掰不开。

        他翻身而下。

        女孩的身体瞬间被带动着,姿势变成了女上男下。

        她还是那么死死黏在他身上……

        帝懿脸色明显黑沉。

        云惊凰全然不知,睡得很沉很沉。

        睡着睡着,她似乎梦魇了,小脑袋直往帝懿脖颈间蹭,还哭了起来:

        “呜呜呜……我也想乖乖的……我不是草包……不是废物……不要……母亲……呜呜呜……”

        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说的话稀里糊涂,低泣的声音饱含难过。

        一会儿时间,帝懿胸前的衣衫又湿润一大片。

        帝懿深邃的眸眯起。

        这是多了个王妃,还是多了个闹腾的女儿?

        一夜折腾。

        外面。

        苍伐离开后,深藏功与名。

        他提了酒在偏僻的房顶坐着。

        许久没有喝清酒,王妃是真的用心。

        正在感慨间……

        “呜呜呜……”

        下方黑暗的角落里,忽然传来女子隐隐约约的哭声。

        他眯眸看去,就见黑暗里,雁儿蹲在角落,捧着一小碟铜板在哭。

        雁儿今天看到白雀身上全是鞭痕,还有针扎的针孔。

        她心疼极了,却什么也帮不上忙。

        而且白雀明明过得那么艰苦,自己身处黑暗,却还要将为数不多的铜钱分她一半……

        呜呜呜……

        雁儿越想,哭得越是难受。

        苍伐皱了皱眉,拿着白酒的手一顿。

        想过去说点什么,可最终又没动。

        男女授受不亲,必须和女眷保持距离……

        翌日清晨。

        龙寝宫的大门打开。

        帝懿坐在轮椅上,还是一如既往威严。

        苍伐连忙上前推轮椅,看到主子的神色,忍不住疑惑问:

        “王昨夜没睡好?”

        帝懿瞥他一眼,“你去忙了什么事?”

        “属下……”苍伐连忙低下头,“属下昨夜忧虑时局,有些失眠……”

        帝懿眸色是足以看透世间的深厉。

        他没多问,只吩咐:

        “去查下,昨日她回丞相府,受了什么委屈。”

        提起这,苍伐答:

        “王,一直有安排人暗中保护王妃。

        王妃不仅没被欺负,还去登仙楼赢了第一才女云京歌,并且搬空云京歌的闺房,拿回来一堆值钱的东西。”

        帝懿眯眸。

        云惊凰这是抢东西养他?

        苍伐又道:“不过王妃和赵氏之间,似乎有些不对劲。

        王妃看似是赵氏的亲女儿,可赵氏对其格外纵容,有捧杀之意。

        王妃近日似乎也在针对赵氏,变了性子……”

        帝懿眯了眯眸。

        片刻后,矜薄的唇翕起:

        “给赵氏点教训。”

        话语高贵薄凉,宛若说着最寻常的事。

        没过一会儿……

        丞相府里。

        赵氏好端端地走着路,忽然莫名奇怪踢到块石头,莫名奇妙摔进自家的池塘里!

        被打捞起来时,刚刚开春的天,浸骨的水冻得她宛若筛子。

        头发凌乱,比落汤鸡还狼狈。

        最重要的是,她另一条手臂磕在石头上,又骨折了……

        “哎哟……哎哟……”

        府医给她上药时,赵如蕙痛得生不如死。

        她实在是纳闷极了,最近怎么跟犯了煞神似的?

        已经莫名其妙摔了两次!

        上次左手臂摔骨折,这次右手臂又骨折。

        两只手臂都得吊起来……

        龙寝宫。

        床上的云惊凰还在沉睡。

        她眉心紧紧皱着,手抓着床上的床单。

        “妹妹?你不过是我的一颗棋子!”

        “凭什么你生来就是丞相府的嫡女?我却只能是卑贱的庶女?”

        “凭什么你有九个哥哥疼爱,有名满天下的嫡母,我却只有一个声名狼藉的青楼贱母?”

        “云惊凰,你不配!”

        “这世间高贵的人、只能是我!”

        她梦到云京歌那张绝美的面容满是狰狞,将她的骨灰和在水泥里,将她糊在大理石台阶下。

        那凶狠的神态,比地狱的恶鬼还要恐怖。

        梦境一转,她又梦到赵如蕙说:

        “我才是你亲娘,我不会害你。”

        “傅瑜君是骗你的,想抢走所有的宠爱,她该死!”

        “哈哈哈!不愧是我养出来的东秦国第一草包!果然没让我失望!”

        还有云震嵘那张冷冰冰的脸:

        “本相没有你这种声名狼藉的女儿!”

        “京歌是京城第一才女,潇潇武学院毕业,归薏绣得一手上好京绣。

        你再看看你,不学无术、一事无成、一无是处!”

        “卑贱的庶女,外室女!你是本相一生的耻辱!”

        不……她不是……

        不是!

        云惊凰倏地从床上坐起身,才发现天已大亮,她满身是汗。

        床上,已没有帝懿的身影。

        好在是梦,一切都只是梦!

        云惊凰起床洗漱,看着养心殿的方向,皱了皱眉。

        帝懿又去闭关了,他最近休养的心思很强烈。

        她也得努力!

        昨天云震嵘说的对,她一无是处,是丞相府里最差劲的。

        真和赵如蕙等人交手起来,她这猪脑子未必斗得赢,也不能每次让小隐帮忙。

        而且和九个哥哥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如果她是外祖母和哥哥他们,也会喜欢云京歌,而不会喜欢自己。

        云惊凰来到凤瑶宫的书房,从小隐那里借了一堆书籍。

        《唐诗三百首》,《诗经》,《三十六计》,《鬼谷子》,《宋词》、《天工开物》、《练字入门》……

        一堆的书,堆的书架满满当当。

        云惊凰开始认认真真地看书,如同海绵般疯狂汲取知识。

        明天就是诗词大会的结束,她不会再给云京歌任何起来的机会!

        她要尽快强大起来,救活母亲,救出白雀,救出当年被远送他乡的弟弟和妹妹……

        这样的废寝忘食,持续到傍晚时分。

        容稷找来时,就见云惊凰吊着头发,坐在桌子前死记硬背。

        “想学会诗词,如此方法极为拙重。”

        他声音清贵好听。

        云惊凰抬头,就见容稷迈步进来。

        她眼眸一亮,“容世子,你有什么快速记忆、或者提高才情的方法嘛?”

        云京歌是从小就开始培养的,她落后的可是整整十八年!

        容稷看了眼她,先问:

        “昨日回来可还安全?听闻昨夜在郊外发现三十九具断头尸体。”

        那是云惊凰昨日必经的地方。

        云惊凰想起那一幕,又想起那个高大神秘的身影。

        但她不想让人担心,只说:“啊?还有这种事吗?我昨天没看到,平安归来。”

        容稷眉宇间的担忧落下,目光落在桌上的书籍上。

        是《诗经》,刚刚打开,第一首是关雎。

        容稷拿来一套白色的男子衣衫递给她:

        “不是会易容?带你去个地方。”

        “啊?去哪儿?”

        云惊凰疑惑问:“是对学习有帮助的嘛?”

        现在她一心只想学习,除了学习,哪儿也不想去。

        容稷轻嗯一声,“有助学业。”

        云惊凰疑惑,出去做什么事还能有助于学习?

        好奇~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