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当年身世

        云惊凰看过去。

        是绿翘。

        红霜,绿翘,都是辅国公府安排过来的一等丫鬟。

        一个负责保护云京歌,一个负责保护傅瑜君。

        可惜……

        云惊凰看到另一个丫鬟路过,随口说:

        “我来找个丫鬟,喂,就是你,过来帮我提点东西!”

        那丫鬟名白雀,是和雁儿同乡被卖来京城的丫鬟。

        也是不爱说话,骨子里自卑,做事太过紧张,不得重用。

        绿翘想到云惊凰的性格,若是不同意,肯定又是哭又是闹。

        她对白雀冷声道:“赶紧走,别扰了大夫人清净!”

        白雀这才连忙跑向云惊凰,拿了两把油纸伞。

        一把递给云惊凰,另一把自己撑着,还去接过云惊凰手中的大包袱。

        云惊凰带走她,吩咐:“去叫辆马车,把东西护送去赢宫,等着我清点。

        若是我回来少一样物事,饶不了你!”

        “是……奴婢绝不敢怠慢……”白雀连忙提起东西离开。

        云惊凰撑着伞,回头看了眼听雨院的方向。

        母亲,不急,凰儿回来了。

        凰儿会医治好你的疾病,一切都会好转!

        等有能力了,也会想办法把弟弟和妹妹接回来!

        云惊凰在心里盘算着,为免被人看出异样,不敢久留,转身离开。

        走到大门前的庭院时,却没想到、刚巧碰到一辆豪华的马车从外回来。

        一众小厮有的撑伞、有的抬脚蹬,有的拿斗篷。

        在他们的伺候下,陆陆续续下来几个人,簇拥着其间的中年男人。

        男人云纹藏蓝袍,稳重厉道,不怒自威。

        是云震嵘。

        哪怕上了年纪,他丝毫没有褪色,反倒被岁月磨砺出女人们喜欢的风骨魅力。

        而跟在他身边的人,是云震嵘娶的第三个妾室,三姨娘陈之蔷,和她的两个女儿。

        陈之蔷33岁,一身玫红色齐胸襦裙,酥白微露,风韵正存,天生的媚骨。

        两个女儿,也就是云惊凰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一个16岁,一个15岁。

        他们一行人走进来,有说有笑,何其温馨。

        云惊凰看到却想吐。

        当年,云震嵘只是个父母双亡的白面书生,千里艰辛上京、一番抱负想谋取出路。

        可太过贫穷、又遇欺负,连参加科举考试的银两、住宿费也交不起。

        是傅瑜君的父亲将他招入门中,一路提携,才让他有了今日。

        云震嵘也对辅国公府许诺过,和傅瑜君一生一世一双人,从此不娶妻纳妾。

        可傅瑜君怀孕一个月,云震嵘就出轨了。

        先是娶了赵如蕙,后来又娶陈之蔷……

        而且他还没惹怒辅国公府一家,其中原因简直令人不耻!

        思索间,那行人入了大门,到门庭区。

        他们站在屋檐下,看到前院立着的云惊凰。

        云惊凰此刻穿着云京歌的一套崭新衣服。

        柔白色调,外披的斗篷上手工缝制无数珍贵的白鸵鸟羽毛。

        若是有风时,风一吹,那羽毛就飘飘的,会给人一种仙气之感。

        可现在下了雨,羽毛被风飘湿,像是落汤的小鸡。

        云震嵘眉心顿时皱起:“衣衫不整,成何体统?看看哪个府中千金像你!”

        “那又有哪个父亲像你?”

        云惊凰忍不住说:“寻常父亲看到女儿淋湿,应该是关切关心。

        怎么到了父亲这里,就变成责骂?”

        “放肆!”

        云震嵘勃然大怒,“这就是你与长辈说话的姿态?

        你这副刁蛮粗俗的模样,也配人关心?”

        云惊凰看了眼旁边的两个妹妹。

        有亲娘的照顾,七妹云潇潇傲气狂妄又不至于草包粗鲁,八妹云归薏秀气也不失精致。

        她们都有亲娘教养,亲爹疼爱,而她……

        父亲出轨,任由一堆人谋害正妻,对她这个“庶女”也不闻不问。

        云惊凰冷笑:“俗话说的好,子不教,父之过。

        既然父亲觉得我脾气不好,要不您给我多请几个嬷嬷或夫子来教教?或者多送我些藏书?”

        丞相府的藏书阁,云震嵘压根就不让她进。

        云震嵘却毫无教养她的心思,直接转移话题:

        “你还让你姐姐下不来台了?立即去向她道歉!”

        “为什么?”

        云惊凰抬眸,疑惑看向他:

        “没有哪条律法规定我不能去参加吧?凭什么我要去道歉?”

        “就凭京歌是嫡女!你是庶女!”

        云震嵘目光凌厉不悦地攉着她:“谁许你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出去抛头露面、抢嫡姐锋芒?”

        嫡庶有别,庶女就是小三小四的女儿,天生该让着嫡女,这是整个东秦国上千年来的传统。

        云惊凰心中冷笑,目光落向旁边的陈之蔷一家:

        “三姨娘,听到了吗?父亲让你别带着两个庶妹出去抛头露面。

        潇潇妹妹和归薏妹妹也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喔!”

        “你放肆!谁允许你这么说你妹妹!

        你是她们的姐姐!你有一个姐姐该有的样子吗?”

        云震嵘气得胸膛起伏,脸色铁青。

        陈之蔷连忙依靠在他身上,为他抚着胸膛:

        “老爷别气,有什么事情咱们坐下来慢慢谈,都是一家人,是不是啦?”

        “喏,你们两个去抬椅子,赶紧些啦!”

        最好再备两盘点心,瓜子,花生。

        陈之蔷看了两个婢女一眼。

        清净这么长一段时间,又有好戏看啦。

        两个贴身婢女很快抬来椅子板凳。

        云震嵘正坐,陈之蔷和两个女儿依次坐下。

        大门紧闭,他们一行人就坐在那里。

        而云惊凰还撑着伞立在院子里,雨越下越大,许多雨水溅在她身上。

        她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见陈之蔷妖娆的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儿说:

        “惊凰,这可是你的不对不是啦,我向来不参与你与大房的事,你今日却要将我拖下水,这是不是没良心啊?

        我家潇潇和归薏可与你不同,我是你爹名门正娶娶进来的,你却不是的啦……”

        她目光落在云惊凰身上,更为揶揄:

        “你可不仅仅是庶女,还险些是外室女懂不啊?”

        外室女,就是偷情所生的孩子,没有任何名分、地位,是比庶女更上不得台面的。

        当年,赵如蕙是个青楼女子,都还没嫁进门,就怀上了云惊凰。

        若是没有嫁进丞相府,云惊凰不是外室女是什么?

        就算现在过去十八年,都有人提起来,说云惊凰是在赵如蕙嫁入府邸之前、就暗度陈仓怀上的孩子。

        这种人,应该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