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离开赢宫!

        云惊凰又和一群人来到昨日的营地。

        她将临时抱佛脚看到的资料整理成方案给众人看。

        “1,就地取材,建木屋木棚,防寒防雨,作猪睡眠场所。

        2,结合开放式养殖法,跑山猪模式,增加空气流通性,让猪更为健美。

        3,做木拒马,沿山环绕,务必三重加固。

        4,三点定位,食、水、便,养成猪仔良好生活习性,保持绝对卫生。

        5,挖出架空粪坑,粪可作肥料,亦可连接溪流,小批量分批次排污……”

        明明昨晚只看了一会儿,但她记忆力惊人,绘制的方案有理有据。

        即便有漏洞之处,容稷也召集军中养过猪的将士前来,一一完善。

        鸡场、猪圈,全在如火如荼地筹备进行中……

        地道也经过完整计算,确定没有问题,开始了暗中挖掘……

        四天后。

        一切全进行得顺顺利利。

        两万多名将士的调动,日夜不停,进程很快。

        照这样下去,再过两日就可以进鸡崽、猪崽。

        云惊凰看着,却犯了愁。

        目前她倒是有一千多两银子,买几千只鸡苗和猪苗不成问题。

        但怎么去买、怎么运输进来,是个问题。

        镇南军看似自由,实则朝廷有安排人监视镇南军的一切举动。

        每一个镇南军面孔,都会被朝廷盯着。

        运输大批量动物进来,更是会引人注意……

        最终。

        云惊凰只能打算由她先易容出去,打探打探情况。

        凌波殿侧殿。

        容万霆、容稷等人等在外面。

        “吱嘎”一声,门开启。

        从里面走出来的人男子装扮,一袭蓝色锦衣,面容较白,一看便是哪个大世家里的公子贴身小厮。

        云惊凰吊儿郎当地甩着腰带,问众人:

        “怎么样?看不出问题吧?”

        程魁金多看了几眼,崇拜地说:

        “这易容术兄弟若称天下第二,绝无人敢称天下第二!”

        赵青恒也连连叹息:“妙啊!甚妙!”

        容稷较为稳重,上前将一个锦囊递给她:

        “万事务必小心,里面装了响箭,遇危险时可拉开。”

        响箭制作工艺复杂,十分珍贵,多用于战时。

        云惊凰揣进怀里,安抚众人:

        “放心,我在京城混迹这么多年,京城就是我家,十分安全。等我好消息!”

        她从一扇确定无人监视的侧门出去,在镇南军的掩护下偷偷离开赢宫。

        说的倒是轻巧,可云惊凰出来后,心脏“砰砰砰”地跳动着,很是紧张。

        当初那位追加了命令,赢宫任何人不得踏出半步。

        她现在虽然是易容的,但是一旦被发现就是欺君之罪、违抗圣令,按律——斩!

        所以、容不得一丝一毫闪失!

        云惊凰为了活命,装作吊儿郎当的模样,放松地往集市走。

        新年始,冰雪消融,四处显得还很萧条。

        由于要给西洲帝国上缴一半所得,百姓们民不聊生。

        即便还是新年,所到之处也可看到田野间不少农人在劳作。

        但放眼望去,天高地广。

        有些孩童还在田野间无拘无束的奔跑,空气里似乎都是自由的气息。

        这是重生后,云惊凰第一次走出赢宫。

        她深深呼吸了口清新的空气。

        终有一日,她要光明正大地走在这天地间!

        她要带阿懿出来,给阿懿自由!

        每次想到帝懿,云惊凰就动力满满。

        她走出很远的距离,离集市也很近了,才用男子的声音,向一个路过的农妇打听。

        农妇见她穿着不凡,十分热情地道:

        “城西的赵家坳,那可是个大户!

        他牧豕、牧羊、牧禽,每年靠着贩卖家禽赚得盆满钵满呢!”

        “多谢。”

        云惊凰给了她二十个铜板以作感谢。

        可要出城门时,却见守卫森严。

        城墙上贴着一张张大告示,将士们也在不停抓人盘查。

        云惊凰看不懂那些咬文嚼字的内容,只听旁边路人们惶恐道:

        “是那墨楼近日闹得人心惶惶,在多国杀了好多人哩!”

        “朝廷为此盘查,还设上宵禁。”

        “但凡持剑要出城的人,或看起来有武功者,全都要被抓过去盘问!”

        “据说说不出籍贯地址、或家世不明者,会被带去诏狱严刑拷打!”

        云惊凰听得心脏直跳。

        她这易容的身份,哪儿经得起盘查?

        恐怕得尽早想想办法,拥有光明正大的身份出来才行……

        云惊凰故意放慢速度,看到几个武学者走过去,她才从后面前往。

        守门的护卫们果真去盘查那几个武学者,而她一看就吊儿郎当,毫无武学,顺利被忽视……

        城西五里处。

        一片广袤的田野。

        隔得远远的,就看到无数猪在田野间拱草。

        味道很重,猪粪的气息伴随着冬风不断灌入人的鼻息。

        其间坐落着一栋大庄园,方砖围墙,占地约为五百多平方。

        一个全身皮肤黝黑、胡子拉碴的男人,刚拿着鞭子从田野间回来。

        云惊凰走过去打招呼:“赵财主,生意兴隆啊。”

        男人看到她,连忙停下脚步:

        “这位公子折煞了,我不过是养了点小动物,算什么财主喔,你叫我赵四就行。”

        他身上的皮衣穿得发了黑,十分朴实亲和:“不知公子来这儿,可是有什么事?”

        云惊凰说:“我打算买点猪崽、鸡崽。”

        “那你可找对人了!”

        赵财主瞬间笑起来,笑得露出一口白牙:

        “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养得猪崽鸡崽可肥可佳了。

        而且在我这儿买豕买鸡,全包劁!”

        云惊凰皱眉:“劁?”

        “小公子这都不懂啊?不过也是,你们这些大富人家的贴身朗,可比我们日子畅快多咯!”

        赵财主热情地解释:“劁猪或劁鸡就是阉割,也称去势术。

        禽类如果不阉割去势,会因发育而导致肉带骚腥。

        它们还会好斗、发泄,性情野蛮;整日想着那事,长得也会慢上好几成。”

        云惊凰听得恍然。

        对喔,她在养禽的书籍里也看到过该介绍,劁猪是一项十分古老的技术。

        谈话间,赵财主看了眼门内的院子,呵斥:

        “别瞎听,赶紧给我认真点看书。”

        “你又忘了我们家什么情况吗?家徒四壁,除了家禽一无所有!”

        “你不好好读书,将来有什么出路?”

        “除了继承这个养禽场,你说你还能有啥?还是个啥?”

        云惊凰顺着大门看进去,才看到院子里坐着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那女孩玩心大,手中的书拿倒了,一双眼睛水灵灵的,满脸写着想溜出去玩。

        云惊凰看到她,莫名想到了自己小时候。

        小时候的她也是如此,对学习毫不感兴趣。

        赵如蕙还给她灌输一些读书无用的歪理邪说,造就了如今她的草包窝囊。

        纸上得来终觉浅,蓦然回首时已晚。

        云惊凰忍不住摸了摸衣袖里藏着的血玉耳环,从里面取出一个东西:

        “来,小娃,送你个小玩意儿。”

        小女孩看去,就见那竟然是一个……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