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策反军队!

        “砰”的一声,大殿门被关上。

        云惊凰来到床前,快速拿出一台呼吸机,为容稷戴上氧气面罩,开始一系列的忙碌、治疗。

        *

        天黑时分。

        赵青恒来到殿门口,激动地说:

        “师父,所有将士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死亡人数大幅度减少!”

        “你的医术真的太厉害了!开的方子也实在是妙!”

        “可我看你最开始给人喂的是木炭渣子啊!木炭渣竟然能治病?”

        这再一次刷新他的认知,又一次让他看到李野医术的高明!

        屋内的云惊凰检查了下容稷的情况。

        一切指标恢复正常,快醒了。

        她撤下所有仪器收好,打开门。

        容万霆等人又冲进房间,检查容稷的情况。

        确定容稷好转后,所有人看云惊凰的目光彻底改变。

        这个废物、草包、纨绔二小姐,竟然真有医术!

        竟然真的能力挽狂澜,治愈如此棘手的剧毒!

        这说明她真的是李野,李野真的是她……

        去找寻尸体的将士也回来,对容万霆禀告:

        “将军,后山真的有李将士的里裤,看痕迹已死亡许久……”

        这便是板上钉钉的证据!

        容万霆和程魁金心情极度复杂,看云惊凰的目光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赵青恒一脸懵,“什么李将士死亡?李将士不就在这儿么?”

        当时章之也跟着去了龙寝宫,知晓全貌,他简单把事情复述了遍。

        赵青恒和门外一些不知情的将士、无一不是惊愕地睁大眼睛。

        镇南军向来守卫森严,云惊凰竟然易容混进了他们的军队?

        而且还成为他们军医大夫、特使将军?

        眼前这个他们所崇拜的李野、李神医,竟然是云惊凰那个草包易容的?

        今日救治镇南军的人,是那个传说中的草包千金云惊凰?

        容万霆看了章之一眼。

        章之立即带人出去,将周围全数团团保护住,不让任何外人靠近。

        现场剩下的全是镇南军将士。

        容万霆到底是个大将军,已整理好思绪。

        他看向云惊凰道:“果然耳听为虚,眼见也未必为实。

        云小姐的医术和能力、我们心服口服,也十分认可。

        你这样的人才、嫁给残王实在是委屈。”

        容万霆转而说:“只要你跟我镇南军、效忠于我镇南军,我昨晚说的话依旧算数!

        并且、你想提任何条件,都可以提!”

        云惊凰皱了皱眉,抬眸迎上他的目光:

        “效忠镇南军?然后呢?继续镇压帝懿、欺压帝懿?”

        容万霆倒也不否认,“那是自然!这是今上的命令,帝懿也是我们镇南军的敌人!”

        “不,你们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云惊凰看了容万霆一眼,又看向现场所有的将士:

        “你们仔细想想,帝懿一统天下后,可有欺压过你们?可有欺压过南黎国百姓?”

        众将士想了想,皆是皱眉。

        天下一统后,全面改革,合并后的东秦大帝国更为富饶,国泰民安、歌舞升平。

        帝懿不仅让镇南军管理南方一带,还让东秦朝政拨款,让他们的俸禄涨了两成……

        云惊凰道:“你们不过是心中的一个执念,自以为亡国后必须复仇的一种道德枷锁。

        但南黎国之前呢?南黎国之前的国度可有想过复明?能否复明?”

        每个国家的消亡,都是历史的必然。

        没有所谓的千秋万代、万古长存。

        云惊凰说:“如今南黎已和东秦融为一体,是一个偌大的整体,同气连枝。

        可西洲虎视眈眈,在边疆为非作歹,伤我们军队,欺压我们东秦百姓,甚至想要吞并东秦。

        若东秦沦为西洲的附属国,南黎国就算存在,又岂能独享太平?置之度外?”

        这一番话,让现场所有将士陷入沉思。

        可还远远不止于此。

        “今日之事,是秋葵中误混入剧毒药物。

        若不是我正巧知晓救人之法,镇南军死伤绝对过半,甚至不止。”

        云惊凰问容万霆和程魁金:“菜品是谁供应,你们应该比我心中更有数?

        若我未解释清楚,后果又当如何?”

        容万霆眉骨都在突突直跳。

        是谁?

        除了那人还有谁!

        若不是云惊凰今日救人,他们镇南军最后恐怕只会剩下几千人,彻底不成气候。

        甚至今天他们一怒之下杀了帝懿,他们的确就是诛杀皇族!

        那位一箭双雕,坐收渔翁之利,何其老谋深算!

        云惊凰很少能讲出这么多大道理,但这些全是她的真实所想:

        “说到底,现在国家混乱,西洲虎视眈眈,民不聊生。

        你们的实力不该用来对付帝懿,你们的敌人也从来不是帝懿。

        真正的将士,应当平内乱、除外敌、护万民!而不是对付自己人!”

        “一柄再锋刃的剑、若是胡乱挥砍,与废刀又有何区别?”

        一番话,带着击人心魄的质问。

        云惊凰说完后,道:

        “你们好好想想吧,想清楚后再来寻我。”

        她迈步出去,不动声色地离开镇南军营,给他们思考的时间。

        殿内,气氛一片凝重,沉闷。

        所有人都在思考,耳边还不断回荡云惊凰的话:

        “真正的将士应当平内乱、除外敌、护万民!而不是对付自己人!”

        平内乱、除外敌,护万民……

        他们好像许久没有做过真正的将士了……

        这将值得他们沉思、反省许久。

        而容万霆清楚,不管考虑结果如何,不能让朝廷知晓镇南军和帝懿那边有了牵扯。

        他下令将李野身份的事彻底封锁,任何人不得对外提半个字。

        并且、让将士们佯装虚软病重,不敢恢复太快。

        现在不论是镇南军、还是赢宫里,都不适宜风头过盛。

        在所有人看来,采办粮食的人一时大意弄混淆菜品。

        镇南军死伤三千多人,好在军医医术高明,妙手回春。

        朝廷给与大量补偿,追责了一堆人,事情就这么被按下来。

        可无人知晓的背后、这场事件水深万丈,已导致不可逆转的改变。

        赢宫里。

        云惊凰不用再伪装成李野去凑人头,总算清闲几分。

        她每天给帝懿做腿部推拿,时而去后宫种菜种地,时而坐在那桌子前,翻看一本又一本的医书。

        转眼已到年底。

        今日是小年,外面依稀可听见爆竹声、烟花声。

        可赢宫却无比冷清,连蜡烛也没有一支。

        云惊凰坐在凤瑶宫的书桌上,皱着眉咬笔杆子。

        她有很多钱,可以出去买东西,镇南军也不会拦着她。

        但那么多东西搬进来,赢宫若是张灯结彩,必然会引起注意。

        到时朝廷会治罪镇南军看管不利,也会治罪她离开赢宫、违抗圣旨。

        那这个新年,就让阿懿冷冷清清地过吗?

        云惊凰眼珠子转来转去,忽然眸子一亮。

        该找丞相府的那位”好母亲",好好算账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