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探听机密!

        容万霆又为她倒一碗酒,道:

        “今日本将军要亲自敬你,谢你没让我南黎国的《玄机十九剑》后继无人!”

        他亲自将酒端给云惊凰。

        云惊凰前世胡作非为,也学会饮酒,倒也不算为难。

        她端起碗,将一碗酒喝下。

        容万霆又给她倒上一碗:“对了,这一碗酒,谢你救了稷儿,让我不用再白发人变黑发人!”

        云惊凰眼皮跳了跳。

        刚才一碗酒下肚,肚子有些火辣辣的。

        虽然她前世喝酒,可全是用杯子,不曾用碗啊……

        但今夜这么多人,若是看出她是酒量不佳的女子,就完了……

        云惊凰不得不装作爽快地端起酒碗,准备强撑下去。

        可手中的碗忽然被拿走。

        是容稷。

        他将碗拿开,递了个小杯子给她。

        他没看她,却是对容万霆道:

        “父亲,今夜还有许多将士想来敬酒,你别一人就将李将军灌醉。”

        “哈哈哈,还是我儿想得周到。”

        容万霆对云惊凰说:“我用碗,你用杯子,随意!”

        云惊凰感激地看了容稷一眼。

        真是在世菩萨!

        她又和容万霆碰杯。

        容万霆说了很多,很爽快。

        “以后你什么也不用管,只需安心闭关修炼。其余事情全交给我们办!”

        “据说你家人全死于疫病?到时本将军安排人回去,把他们尸身全数厚葬!”

        “对了,你还未娶妻纳妾?”

        “到时候我会为你物色全京城最优秀的女子,十个八个任你挑!”

        "府邸良田,香车美人,要什么都可以!”

        云惊凰双眼直冒星星

        !

        那么多东西!

        可以把一切赏赐变卖换成钱,她就拥有许多许多的银子,养阿懿一辈子都不成问题!

        容万霆一边说一边和她喝酒。

        全程,容稷坐在旁边,没敬云惊凰半杯酒,偶尔喝口茶,矜贵清雅。

        容万霆很快把自己喝醉,容稷不得不去扶他,送回房。

        程魁金又开始倒酒,倒了满满一大碗、一大杯。

        他对云惊凰道:“兄弟,该我们歃血结义了!

        来,我们今夜对着这天空皓月,皇天厚土,一起结拜为兄弟!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兄弟!我庇护你!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话落,他真的拿出一把匕首,割破自己的手指,往两份酒里滴下血。

        又把匕首递给云惊凰:“兄弟,该你了!”

        云惊凰:!

        妈啊,单是看着就好痛!

        为阿懿流尽全身血她都不怕,但为了别人,她一丁点伤也不舍得……

        刚走不远的容稷停下脚步,回头看过来:

        “程副将军,你吓着李将军了。

        他训练七日,身体不适,不宜再流血。”

        “对喔,瞧我这脑子!”

        程魁金猛拍自己的脑门,“兄弟近日累着了吧,而且兄弟以后是要有大作为的,全身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滴血都很珍贵!

        喝我的就行,意思到了就可以!”

        说完,他收起匕首,将一碗酒端给云惊凰。

        云惊凰对容稷再度投入感激的目光。

        不只是菩萨,简直是救世主!

        她这才接过那杯酒,“呵呵,多谢程副将军体谅。”

        “咱们都是兄弟,还这么客气做什么?来,干了!”

        程魁金与她碰碗,仰头就咕噜噜将那碗酒喝下。

        云惊凰也不得不喝下那杯酒。

        堂堂程副将军,就这么成了她的兄弟……

        其他分统领等也陆续过来敬酒,言辞之间满是崇拜、友好。

        许多小卒也远远地看着、瞻仰。

        这一刻,“李野”在他们心中,仿若是天上的神明,遥不可及。

        酒过三巡。

        程魁金打发走所有人,桌上只剩下云惊凰和他两人。

        他已喝得醉醺醺的,一张脸涨红:

        “兄弟,你不知道,说真的!你是第一个让我感觉到温暖的人。”

        “世子也很好,但是世子不一样,世子真到战场也是舍身取义之人。”

        “怎么说呢,你给我不一样的感觉,要不是你年龄比我小十多岁,我真的认你做哥!”

        云惊凰头也有些迷糊,她担心说多错过,只能呵呵地笑两声,喝杯酒应付。

        程魁金给她夹菜:“兄弟,别光顾着喝酒,也吃点菜。

        平日里咱们可吃不上这么多菜啊!”

        云惊凰看着满桌子的菜,的确很丰盛,但对于镇南王这样的身份来说,应该是件易事……

        她疑惑皱眉:“喔?怎么会呢?咱们镇南军不是物资充沛、地位崇高吗?”

        “兄弟,你不懂。”

        程魁金喝多了,打开话匣子:

        “咱们镇南军看似被今上看中,实则咱们也是他的心头刺啊!

        其实这十几年来,咱们在南方过得很好,也没有什么造反的念头。

        可今上一直担心我们报复,特地将我们从南方召来京城。”

        山高路远,镇南军一路吃了很多苦头。

        而且原本南方由镇南军管辖,现在看似来到繁华的京城,实则南方权利全被剥夺,他们已没有藩地、没有实际的权利。

        “到京城后,今上倒是给我们赏赐了几座宅子,但初来乍到,这里是天子脚下,我们镇南军不全是受制于人吗?”

        程魁金狠狠喝了口酒:“那位疑心病还很重,担心我们搞事。

        看似每日给我们送最新鲜的肉类蔬果,实则全是按着人头来、精打细算。防止我们屯粮!”

        在这个乱世,粮食才是王道。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没有粮食,再厉害的军队也不可能打胜战。

        云惊凰脑子忽然清醒了两分。

        程魁金竟然说这么多,这可算是镇南军的高级机密!

        她给程魁金倒了碗酒,和他一起碰杯:

        “兄弟,会不会是想多了?

        你看皇上派咱们镇南军来镇守赢王,这么大的差事,不是看重我们吗?”

        “放屁!”

        程魁金爆了句粗话,但哪怕喝醉,他还是有些意识。

        他排着云惊凰的肩膀,让两人的头靠近,压低声音说:

        “你知道别的军队都去干什么吗?

        不是去打战,就是去抗雪救灾,再不济也去剿匪。

        只要有事情做,就可以立军功,一步一步往上走。”

        “咱们镇南军被分配到这里,看似是份美差,实则是架空我们的权利,让我们整日无所事事!”

        云惊凰敛了敛眸,朝政之中的事,竟然这么弯弯绕绕……

        那位的心计、运筹帷幄之能力,简直深不可测。

        程魁金又喝了口酒,叹息:

        “咱们现在只能守在这冷冰冰的赢宫,什么也做不了。

        一旦采取点行动,就会被扣上谋逆造反的罪名。

        整个京城二十万军队,分分钟就能将我们剿灭。

        但什么也不做,就这么干耗着?艹他nn的!”

        程魁金想着就一肚子火,又拉着云惊凰喝酒:

        “不提了不提了,来来来,喝酒喝酒,一醉解千愁!”

        云惊凰和他碰杯,继续饮酒。

        今夜听到这么多秘密,她的心中已经隐约有了些想法……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