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一招秒杀!

        云惊凰想说点什么,那三十名将士却压根不给她准备的机会。

        “懒货!受死吧!”

        他们“唰”的一声抽出长剑,猛地朝云惊凰直刺而去——

        没有任何人阻止。

        跟程魁金而来的人全是崇尚武学者,以武为尊。

        他们觉得一个废物会点医术没有错,该本本分分在医部任职。

        但偏偏他迷惑世子,缠着世子教学,还打着闭关修炼的幌子好吃懒做七天!

        所有人都在等着,想让队长们给“李野”一些教训。

        可!

        眼看着长剑就要刺向那具躯体时、

        忽然!

        被包围其中的云惊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拜月式倾倒在地。

        身体是直挺挺地倒下去!

        左手还稳稳撑着身体!

        这样的姿势完全贴在地面,离上面的剑很远!

        将士们转剑准备刺下去时,云惊凰右手已持剑、猛地刺向一将士的腿。

        “啊!”

        那将士是之前骂得最狠的人,此刻只感觉大腿膝盖处传来一阵剧痛。

        那里还是麻筋!

        他身体就像是触电一样的颤抖,腿部一软,“咚”的一声就踉跄倒地。

        也就是那一刻,云惊凰从那生门缝隙直冲而出。

        在所有人追上来时、又一个回旋转身、挥剑一扫!

        “嚓嚓嚓嚓!”

        一剑挥过去,她划的竟不是将士们的胸膛或脖颈,而是所有将士们的腰带位置!

        他们的腰带被划破,铠甲的缝合线也断裂,裤子齐刷刷掉了一地!

        “啊!”

        尖叫声此起彼伏,将士们蹲下去提裤子的提裤子,夹腿的夹腿,谁也不能再往前进攻。

        在那一片凌乱中,云惊凰持剑站在原地,一袭普通的将士服,英姿飒爽。

        围观的所有人看得难以置信!双目大睁!

        李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卒,跑步都跑最后一名的废物,竟然在短短七天内,有如此大的变化?

        竟然一个人能突破三十名队长的包围?

        而且,她还划破他们的裤子!用这种的手段让大家无法再进攻!

        有将士脸色通红,“你卑鄙无耻!”

        “抱歉,世子殿下说了,《玄机十九剑》就是出其不意。”

        云惊凰收剑提醒:“麻烦队长把亵裤提好再说话。”

        那队长才发现自己只把外裤提了起来,内裤还在脚腕处!

        他可是管理五十人的队长,从未这么丢脸过!

        一群人窘迫不堪地开始处理裤子,狼狈至极。

        云惊凰其实也是全力以赴才能毫发未伤。

        她看向程魁金道:“程副将军,小卒这训练成果,应该足以让你们满意吧?”

        程魁金这才回过神来。

        本来想教训“李野”,可李野却伤了他三十人?还用这样的方式?

        奇耻大辱!

        以后李野的眼睛岂不是要长到头顶上!

        他冷冷一哼:“世子亲自一对一教授的全套动作,一直练习七天,就算是猪都能学会,没什么值得你骄傲的!

        秋刃,你来教教他!”

        人群中,被叫秋刃的将士站了出来。

        一身精良的软甲,短发高马尾,胡子拉碴。

        右眼睛处带着护眼罩,是个独眼龙。

        周身杀气很重,眼神狠戾,就像是游走在江湖上的冷漠杀手、刺客。

        云惊凰看到他时,眼睛就眯了眯。

        秋刃,程魁金的左膀右臂,也是镇南军中最出色的刺客。

        其招式狠决,招招致命。

        镇南军若有什么杀人任务,都会派秋刃出手。

        而且镇南军总共就6名大队长,官职为分统领,秋刃便是其中一名。

        若说之前的30人是拔尖者,那秋刃便是镇南军中的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云惊凰眼皮微跳,看向程魁金道:

        “程副将军,我就一名小卒,没必要让分统领出手吧……”

        “放心,世子都能陪你练剑,本将军自然要让秋分统领也好好教教你!”

        话落,程魁金给了秋刃一个眼神。

        今日这奇耻大辱,必须得报!

        秋刃拔出笔直的长剑,那只阴狠的眼睛盯着“李野”。

        “小白脸,你是第一个让我出手的小卒。”

        话音刚落,他不再多言,持着剑狠狠朝着云惊凰的胸口刺来。

        云惊凰看到他的眼睛阴森又狠戾,就像是被地狱的恶鬼盯住一般,后脊骨都在发凉。

        而且他的速度很快!特别快!

        压根不给她拜月式的机会。

        眨眼时间,锋利的剑尖离她已经只剩下半米距离!

        那是特别打造的杀手的剑,剑刃在晨光下散发着骇人的霜寒,晃得人睁不开眼。

        方才被打败的三十名将士全幸灾乐祸,脸上已经露出笑容。

        在秋刃分统领面前,“李野”毫无招架之力!连躲避的时间也不够!

        哼,就让分统领帮他们找回场子!好好教训这小卒!

        可——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

        云惊凰竟一个平沙落月式,横着劈叉坐到地面。

        并且、手中的剑反手朝着秋刃刺去。

        没有人看到发生了什么。

        整个过程就只是眨眼时间。

        待众人反应过来时,就见秋刃的剑指着前方的空气。

        而原本应该在那里、被剑刺破铠甲的云惊凰,劈叉坐在地上。

        她手中的剑、竟刺在秋刃的双腿之间!

        没刺多深,但那是男人的命根子!

        稍微乱动出点误差,这一生都完了!

        裤子上,有鲜红的血液渗出。

        “滴答……滴答……”

        鲜血滴落在地的声音,似乎也能听清。

        所有人彻底僵硬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秋刃,一个分统领,程副将军的左膀右臂,镇南军中的第一刺客。

        他竟然输了!竟然被李野这个小卒刺伤!刺中要害!

        而李野……一个七天前还跑步最后一名的废物,如今速度比秋刃还快?

        竟能从秋刃手中躲避刺杀,还能反伤秋刃!一招秒杀!

        秋刃自己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输……还输得这么屈辱……

        他是怎么输的?发生了什么?

        “你……是如何做到的?”

        云惊凰坐在地上,后背还是阵阵冷汗。

        她知道要对付秋刃这样的人,越是逃,越是会被他逼到绝境。

        唯一的活路就是比他更快、更狠!更绝!

        她把握住了时机。

        在秋刃以为她躲无可躲、必定会命中她时,再劈叉下躲,不给秋刃应变的机会。

        再以刺月式、出其不意直刺男人最在意的东西,让他不敢乱动。

        快、准、狠!

        当然,她也做好了劈叉时速度慢,脑袋尖儿被刺破的准备,没想到这具身体的速度,比想象中更为敏捷。

        云惊凰抽出剑,从地上站起身来,擦了擦额头的汗:

        “我只是运气比较好,分统领,承让了!”

        她看了眼秋刃的伤,又提醒:

        “分统领受了伤,快去处理伤口,不然救治不及时,会变小白脸喔!”

        秋刃的脸色瞬间更为难看!

        他刚才骂“李野”是小白脸,可他竟然输给一个小白脸?还被刺中那里!

        若那里被废,他会变成真正的小白脸!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