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无奈宠溺

        厨房里。

        这里像是一片小天地,菜香四溢。

        云惊凰也找了许多麻布袋,在尽量密封厨房的多处散风小窗。

        她不知道苍伐在私底下兴师动众地部署着方圆五公里的情况,还尽量了无痕迹,就为了她们能安安全全地每日做饭……

        夜幕降临。

        精致的菜肴出锅。

        一道东坡肉,一道红烧狮子头,一道松鼠桂鱼,一道蕨草排骨汤。

        这是为帝懿准备的。

        另一小桌上放着一盆猪油血旺汤,汤面全是油珠子。

        还有一大盘爆炒肥肠,色香味俱全。

        不知不觉,赢宫的膳食已由稀粥变得如此丰盛。

        云惊凰心情很好,给自己盛了份血旺汤和爆炒肥肠。

        她对雁儿道:“今晚我去和王一同用膳,你叫上苍护卫开饭就行,不用等我。”

        雁儿:“好嘞。”

        云惊凰端着一托盘的菜来到延趣宫。

        主干道的积雪已被雁儿打理得干干净净,正大殿也一尘不染。

        中间放着一张墨绿色的岫玉雕刻长桌,重达千斤。

        桌后的巨大飞龙石雕壁画更显恢宏大气。

        精致的菜肴布置在岫玉桌上,一切就像是回到以前的模样。

        而内脏类的菜是不能上大桌的。

        她只能将自己的菜放在角落的一张小桌几上。

        正好苍伐推着帝懿过来。

        “阿懿,用膳啦!”

        云惊凰走过去,主动推龙椅来到桌前。

        苍伐端水来,准备给帝懿净手。

        “我来,苍护卫去吃饭就行。”

        她接替苍伐的活,还拿验毒筷子当着帝懿的面验了一次。

        一系列繁琐的流程,在帝家不可或缺。

        终于,帝懿拿起筷子。

        云惊凰连忙接过:“阿懿,我来!

        你手臂上的伤孔需要静养,而用膳时手臂总是来回动作,不利于伤孔修复,最好是由人伺候。”

        她亲自夹了菜,喂向帝懿嘴边。

        帝懿容色微沉,“不必,孤手臂健在。”

        区区日常于他而言,易如反掌。

        云惊凰却道:“你虽是战帝,久战沙场,不怕疼。

        但在我看来,你也是一个人,有血有肉有感知神经的人。

        听话,谨遵医嘱,别总把自己当铜墙铁壁!”

        说话间,她又把夹着的菜用勺子接着,往帝懿嘴边递了递。

        帝懿深邃的眸看她,目光晦暗难明。

        最终,不得不张开薄唇。

        云惊凰就那么一勺一勺地喂他。

        “啊……”

        “吃点野菜~”

        “还有这个,你应该喜欢吃。”

        她全程站在旁边,喂菜盛汤,不时拿锦帕为他擦拭嘴角。

        往日里的娇纵少女,前世吃个饭还要帝懿亲手帮忙剥螃蟹的人,如今温柔细致。

        一餐饭后,帝懿面色僵滞,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接受了什么。

        而云惊凰心情十分愉悦,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笑容。

        “我也饿啦,今晚的晚餐好丰盛!”

        她回到角落的那张小桌几前坐下,开始吃饭。

        帝懿的轮椅滚动,是要往外离开。

        云惊凰刚拿起筷子,见到这一幕连忙说:

        “阿懿别走,等我一起呀~”

        帝懿没停,他一向没有等人迁就人的习惯。

        云惊凰觉得这一世的他和前世迥然不同,只能可怜兮兮:

        “我一个人在这大殿好孤单~”

        “我还怕黑~一个人走回去会害怕~”

        之前从内御膳房端菜来时不怕……

        云惊凰:“这里离龙寝宫好远,我一个人要走好久好久吖~”

        其实就一千米……

        帝懿眉尾微跳,“孤让苍伐来接你。”

        云惊凰见他还是要走,放下筷子:

        “唔……这一年里我们是夫妻,无论何时理当共进退~

        没有阿懿陪,那凰儿也不吃了,凰儿陪阿懿一起走~”

        她边说边收拾碗筷,嘟着小嘴,一双眼睛像湿漉漉的,像是委屈的小鹿。

        帝懿看着那抹身影,太阳穴也跳了跳。

        向来尊贵威严的身躯停下,操纵轮椅面向她。

        “一刻钟。”

        声音还是那么高高在上,但多了一分无可奈何。

        云惊凰瞬间喜笑颜开。

        一刻钟就是小仙女教过她的15分钟,绰绰有余!

        这一世,她也是第一个让阿懿愿意包容的女子!

        “谢谢阿懿!”

        云惊凰笑得甜甜的,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米是碎陈米,不太好吃。

        但猪油血旺又嫩又香滑,火爆肥肠更是脆脆的,全是她未曾吃过的美味。

        前世她脾气很怪,吃饭很挑食,稍有不如意还摔碗发脾气,总骂帝懿不了解她的喜好。

        如今单是有帝懿陪着,她就觉得幸福无比。

        明明吃着被富人们嫌弃的内脏,她也像是吃着世间最珍贵的佳肴。

        饭后,雁儿来收拾。

        云惊凰推着帝懿往龙寝宫走。

        主干道无雪,但路两边的积雪还未融化,显得整座宫殿颇为萧寂。

        月亮倒是很圆,高高的挂在漆黑的苍穹下,四下宁静无声。

        云惊凰推着帝懿散步,心情十分愉悦:

        “阿懿,你看今晚的月色好美呀!”

        “准确地说,只要和阿懿在一起,有没有月亮都很美!”

        “其实阿懿最好看,阿懿是我心中最最最最俊美的男子。”

        坐在移动轮椅上的帝懿向来话少,没有回应。

        一路上全是她甜甜的声音。

        暗中的苍伐看着,皱眉。

        镇南军有严格的作息时间,入寝时队长还要点名。

        王妃和王在一起,看那样子早就忘了这件事。

        他又得去收拾烂摊子了……

        云惊凰则推着帝懿回到龙寝宫,一如既往照顾他洗漱,换药。

        他腿脚不便,没法行走,她又亲自扶到床上放平躺好。

        忙碌一番后,云惊凰准备上床休息时,忽然想到什么,跑出去找了两根罗绳回来。

        “阿懿放心,今晚我把自己捆好,绝不会再打扰你休息!”

        边说她边坐在床边,挽起裤腿,拿着麻绳捆自己的脚。

        绳子很粗糙,又硬。

        她的皮肤很白,细嫩的脚腕很快就被磨得发红。

        帝懿垂眸凝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看。

        骨节分明的大手抬起。

        “唰”的一声。

        云惊凰手中的绳子被一股内力卷走,落在房间远处的角落里。

        她抬眸,就对上帝懿那双深邃俯视的眼神。

        “阿懿,你这是……”

        “孤身经百战,还怕你一区区女子折腾?”

        帝懿合眼:“不必胡闹,安心入寝。”

        云惊凰眼睛却亮了起来,“阿懿这意思……是随便我怎么折腾都行嘛?”

        男女间的折腾,这怎么能让她不心猿意马!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