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惊震全场!

        云惊凰顾不得再看陷阱,起身朝着赢宫大殿跑回去。

        一路全是雪,跑一步就陷入一步。

        一路摔了好几跤。

        不行!太慢了!

        她转了方向,前往赢宫马厩。

        赵力这几天被苍伐监督,走很远割草喂马。

        三匹马吃着干草,还算精良。

        但他又冷又饿又冻,简直过得生不如死。

        看到云惊凰来,赵力眸色一亮:“二小姐,您总算想起小的……”

        “滚开!”

        云惊凰一脚踹翻他,牵了一匹马就翻身而上。

        她没看赵力半眼,一甩缰绳,“驾”的一声!

        骏马瞬间朝着永盛殿的方向狂奔,又迅又猛。

        永盛殿。

        隔得远远的,就见大殿三面的朱红大门全被敞开。

        殿外四周已人山人海,围得水泄不通。

        最外围的是义愤填膺的百姓,他们拿着臭鸡蛋、烂菜叶子等,愤恨地辱骂:

        “劳什子的战帝!滚你大爷的!”

        “亏得我当初那么景仰,作为一国战帝却贪污腐败,好吃懒做!害得我们丧权辱国!国败衰亡!”

        “东秦国的蛀虫!腌臜!千古罪人!”

        他们边骂边往里挤,巴不得把腐臭的鸡蛋砸在帝懿脸上。

        里面有东秦国的文武百官,曾经个个卑躬屈膝,如今见帝懿昏迷,没有半丝敬意。

        护卫们更是几步一岗,严阵以待,宛若对待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

        最前方有一批全副武装的金甲卫,个个身穿黄色铠甲,威风凛凛,寻常百姓不得靠近半米。

        他们护着一架高高的龙撵,纯金打造,坐在其上的男人面容隐在金黄篷顶的阴影下。

        看不见他的脸,却能感受到他周身的帝王威仪。

        永盛殿内,却只有两人一虎,显得格外萧条。

        苍伐和玄虎依旧护在男人身前,满身杀气、危险凛凛。

        坐于龙撵的男人居高临下:“苍护卫,你是要抗旨不遵?”

        微微上挑的口吻,带着上位者的威压。

        金甲卫们手握着玄铁剑的剑鞘,随时会拔剑而出。

        周围还有手拿三米多长矛的步兵、手持弓箭的射手……

        局势格外紧张。

        只要苍伐敢有半点不敬,属于天子的武装力量将倾巢而出!

        苍伐护在帝懿身边,深邃的眸子扫着现场,眼睛里有恨、有怒、有沉沉的杀意。

        最终却只化为无奈、隐忍。

        他后退几步,退离高台之下。

        玄虎还对着外面的人“吼”的一声,张开血盆大口,似是想将他们撕碎。

        苍伐却命令:“玄,过来!”

        玄虎十分不情愿的下台,和他站在角落。

        他抚摸玄虎,手指节寸寸发青。

        不愿、不忍、甚至想大开杀戒。

        但以下犯上、与帝王作对,是五马分尸、斩首示众、万劫不复!

        他和玄虎两个力量也不足以和整个东秦国皇权作对,更无法带着帝安全离开这里。

        只能忍,忍到帝醒来,忍到一切力量恢复!

        他们一离开,高台上只剩下帝懿一人。

        他高大的身躯被锁龙链囚禁,背靠梁柱阖目沉睡,一动不动如同只是上天精雕细琢的一尊神像。

        即便没醒,周身强大的气场依旧让人不敢任意妄为。

        刑部的人单是看着,心里也有些发憷。

        那位一个眼神。

        “咚!咚!咚!”

        有将士敲响了大鼓。

        殿外四周几十面大鼓同时发出声响,震耳欲聋,响彻全场。

        在那浩荡的鼓声中,一群刑部的人开始昂首挺胸,迈步朝着帝懿逼近。

        他们端着托盘,托盘上有敲击用的铁锤,有塞住人嘴的木棒,有一枚又一枚尖锐的蚀骨钉……

        百姓们激动得不停举起手呐喊助威:

        “就是他让我们丢城池、受劳役!丧权辱国、月月上贡!”

        “蝇营狗苟!酒囊饭袋!祸国殃民!死有余辜!”

        “钉蚀骨钉!钉蚀骨钉!”

        “嚯!嚯!嚯!”

        战鼓和百姓们的高呼声直冲云霄。

        刑部人个个面色凶狠如牛头马面,离帝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眼看着刑部尚书就要踏上高台,忽然——

        “住手!”

        一道女子的声音忽然突兀地传来。

        她是全场唯一异样的声音,在此刻显得那么刺耳。

        所有人顺着声音扭头看去,就见不远处红衣怒马,疾驰而来。

        马上的女子容色艳丽乖张,红色的破损风嫁衣随风飘飞,翩若惊鸿。

        这……是东秦国第一草包云惊凰?

        今天这样盛大的场合她也敢来闹事?

        丞相、也就是云惊凰的亲生父亲云震嵘更是眼皮直跳。

        云惊凰!这个不肖女!永远上不得台面、流着青楼肮脏血液的庶女!又想做什么!

        云惊凰远远地勒住缰绳停下,翻身下马。

        她走向人群,目光落在刚才所有呐喊助威的百姓们身上。

        “方才是你们说战帝贪污腐败?好吃懒做?酒囊饭袋?千古罪人?”

        每问一句,她就走近一步。

        明明单薄的女子身躯,在这一刻却有质问天下的气场。

        人们微微怔了怔,还没来得及回答,云惊凰已接着道:

        “堂堂战帝生来就是太宗皇最宠爱的子嗣,从小堆金积玉,翠被琉璃。

        其征战二十年来更是百战百胜,先皇多次赐万金、赏赢宫。

        赢宫早已富足到金砖为墙,翡翠为地。

        如此家底,堂堂战帝何须贪污?何来腐败?”

        “况且朝廷给的军饷更是记录在册,发在每个将士手中,笔笔清晰。

        你们说赢帝贪污腐败,可曾亲自查证过?可曾亲眼见过!”

        一字一句,铿锵掷地。

        人群中喧嚣的声音忽然小了一分。

        “贪污腐败”的传言也不知道是怎么兴起,忽然就传遍东秦。

        现在仔细想来,好像的确没有任何罪证……

        云惊凰又道:“你们说赢帝好吃懒做?酒囊饭袋?”

        “他5岁熟读天下兵书战册,10岁就能带兵作战!

        至17岁,他共指挥113场战役,场场全胜,直至一统天下!”

        “他被封赢帝,是史上记载的唯一年少成名、无人可及的千古战帝!”

        云惊凰的声音里是发自肺腑的尊崇、敬仰。

        “停战后他游历多方,统一东秦文字、语言、军政文化和民生百态。”

        “每日不论严寒酷暑,依旧练兵训兵,共为东秦培养三百万雄兵!”

        “若没有他,就没有东秦国的今天!”

        “他若是好吃懒做,酒囊饭袋,你们又算是什么东西!”

        “你们穷极一生也达不到他半月的建树,又有何资格骂他!诋毁他!”

        犀利的质问一句接着一句,直戳人心。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