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乱棍打死

        “啊!”

        “啊!啊!”

        听诊器一米多长。

        导管通体红色,韧劲儿十足。

        抽在身上如同皮鞭子,瞬间让人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啊!”

        那尾端还有一坨重金属的锌合金材质。

        砸在哪儿,哪儿刹那间就冒出又红又肿的青疙瘩,骨头都像是要被砸碎。

        “啊!啊!啊!”

        金属头还弹在绮丽的脸上。

        那好看艳丽的面容间顿时肿起一个又一个的小包子。

        牙齿也被打得松动好几颗!

        绮丽被打得连连直叫。

        云惊凰这草包二小姐竟然打她!一无是处的废物凭什么打她!

        可眼下她不敢骂出来,只能全程抱着自己的头,护住自己的脸哀求:

        “小姐,奴婢错了!奴婢知错了!啊!求求你饶了奴婢!奴婢只是为你好,只是不想让你毁了一生……啊啊啊!”

        云惊凰又加大力度。

        呵!

        前世她就是听了绮丽这个贴身丫鬟太多太多鬼话,才会多次误会惩罚帝懿!毁了自己的一生!

        奴隶不可恨,可恨的是心怀野心、污蔑主子、自以为是、阿谀逢迎、扒高踩低!

        想到前世那些事,想到绮丽坐在马上一脸狰狞嫉恨的模样,云惊凰抽得一下比一下重。

        她像是要把前世今生的恨全部还在绮丽身上,用听诊器作鞭子,发泄着心中的怒意。

        绮丽很快被打得全身是血,遍体鳞伤,面目全非。

        可就这么打死她,实在太便宜她。

        云惊凰停手,“这次只是让你长长记性,下次再不知所谓、以下犯上,就剁碎了丢去喂狗!”

        “是……是……奴婢铭记在心……”

        绮丽肿着一张脸虚弱回答,明显被打怕了,但心里却恨意滔天。

        云惊凰这种恶毒的女人凭什么是丞相府小姐!凭什么她生来就是奴隶,要被她这种草包如此欺负!

        待她飞黄腾达那日,她定要让云惊凰这草包十倍百倍奉还!

        云惊凰踹她一脚:“躺着干什么?等本小姐拉你起来吗?既然是丫鬟就应该要有丫鬟的样子!”

        她拿了个扫帚丢给她:“爬上屋顶去扫雪,把所有积雪清理干净!”

        要是再压垮房顶,冻着她的阿懿怎么办?

        绮丽都快爬不起来,浑身疼痛,云惊凰还要奴隶她?让她一等丫鬟去扫雪?

        “对了……”

        云惊凰想到什么,在绮丽跟前蹲下。

        绮丽本以为她有所愧疚,却没想到……

        云惊凰抬手拿走她头上的所有饰品,包括身上的红宝石项链、碧玺手串。

        确定收完一切后,云惊凰才道:“去吧,小心点,别把我的房顶踩塌,否则我就把你的骨灰和在砖瓦里,让你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她眼底的恨意是真的,蚀骨而沁人。

        绮丽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草包小姐虽然还是那么嚣张跋扈,却完全不一样了。

        看她的眼神,就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她后背渗出冷汗,暂时不敢多问,只能艰难地爬起来,去找高梯爬房顶扫雪……

        旁边的赵力和雁儿吓得瑟瑟发抖。

        雁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雁儿有错,任凭小姐责罚!”

        赵力更是上前,胆怯又讨好地道:

        “小……小姐……您手打疼了吧……您消消气,别为我们这些奴隶气着自己……要不让小的给您按摩按摩?”

        云惊凰看着他,眼中更是浸上一层蚀骨的冷意。

        这么卑微的他,哪儿看得出策马杀她时的狠戾?

        初见赵力时,他也是这幅姿态在马厩里养马,全身恶臭,被人欺负,骨子里都透着老实人的畏畏缩缩。

        她是说了句:“臭养马的!浑身恶臭!臭死了!”

        但也觉得他挺可怜,转而命令:

        “本小姐还缺个车夫,以后就由你来,记得洗干净点!”

        从此赵力不用去马厩里养马,每天在她的院子里伺候。

        她外出时,他负责牵马来或者赶马车就行,是一份待遇很不错的闲差。

        赵力家还很穷,有三个弟弟,经常生活拮据,每次他叫穷时,她也会随手甩给他赏赐。

        没想到赵力一辈子记住了那句话,在多年后还特地想出那样侮辱她的方式,送她上路!

        云惊凰“唰”的一听诊器甩在他身上:

        “就你也配给我按摩?给我滚去马厩养马!从今天不准再踏出赢宫马厩半步!”

        既然提携他、帮助他没法让他感恩,那她便让他回到从前的位置!一辈子在马厩中度过!

        赵力手臂被打出一条皮开肉绽的伤口,后脊骨更是被那坨金属敲中,痛得他身形一颤,连忙跪地:

        “二小姐……小的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是小的哪儿做得不好吗?求求你让小的再服侍你好不好……”

        他好不容易从那恶臭的地方出来,绝不能再回去!

        但云惊凰心意已决:“不去马厩,那就现在一头撞死!或者以不听命令为由,乱棍打死!”

        东秦国的奴隶是没有人权的,生死全由主人处置。

        而且她给这惩罚实在太仁慈了。

        当时她可是被赵力踩得全身骨骼碎成渣渣!

        赵力看出她是真的在气头上,连忙起身去牵来时的三匹马:

        “小姐息怒……小的这就去……这就去……”

        他牵着三匹马往马厩的方向走,已经在脑海里思索怎么讨好云惊凰。

        云惊凰这种草包最喜欢听好话,等她气消了稍微讨好讨好就行。

        她这种草包,肯定很快又会把他调出马厩的!

        而雁儿看着绮丽艰难地爬房顶,赵力带着伤去马厩,更是吓得瑟缩成一团,不停地磕头:

        “雁儿有错!雁儿任由小姐处置!但求小姐消消气,饶雁儿一命!雁儿家母身体残疾,实在不能死啊!”

        云惊凰看到雁儿时,气才渐渐消了下来,理智渐渐回拢。

        雁儿是低等丫鬟,经常被绮丽呼来喝去。

        又不太会讨好人,胆子很小,遇到事情就爱哭,所以她从没有重用。

        但前世雁儿矜矜业业伺候了她多年,还提醒过她不要太信绮丽等人的话,觉得帝懿并不是会出轨乱来的人。

        她身边全是赵如蕙安排的人,怎么听得进这种迥然不同的声音?

        为此她经常责罚雁儿,打得她皮开肉绽。

        直至后来,雁儿莫名失踪……

        她做亡灵漂浮在空中时,才看到雁儿的死因。

        是因为听到绮丽和赵力的聊天,被赵力等马夫轮j,还被碾碎了尸骨丢在马粪池中!死无全尸!

        云惊凰心脏又在抽痛。

        雁儿是她身边唯一一个忠良的丫鬟,可她却不识好歹,害她死得那么凄惨!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