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全力弥补

        一路上,云惊凰脑海里浮现出帝懿的种种。

        帝懿,先皇最小的弟。

        5岁熟读兵书战册,8岁就能带兵出征,百战百胜。

        17岁时带兵横扫七国、一统天下,开创东秦盛世帝国。

        他是所有百姓心中的神祇,更是当之无愧的千古第一战帝!

        先皇本想将皇位传于他,可他无心登基,还神秘尊贵,若没有重大事宜,极不喜露面。

        先皇只得下令:文皇武帝,共辅江山!

        帝高祁是文皇,帝懿是武帝,两人平起平坐。

        先皇还命人在长陵城边修建1:1的赢宫,与皇宫规模一模一样。

        朝野上下无一人有异议,因为帝懿是人心所向,万众归心。

        可——

        云惊凰骑着马,勒着缰绳的手紧了又紧。

        两个月前,海域突起西洲大国,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帝懿亲自带兵与其交战,强大无敌的他竟诡异地输了战争,并连失十六座城池!

        原本泱泱大国,如今沦为弹丸小国。

        东秦不复辉煌,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帝懿也不再是人人敬畏的战帝,而是身负重伤的残王。

        骏马奔腾到赢宫外。

        昔日的赢宫是与秦皇宫相比肩的宫城,城墙高筑,守卫森严,如今却空无一人。

        往里走,广场、宫道、台阶等,全覆盖着厚厚积雪,连威武的石雕饕鬄也被厚雪掩埋,不见往日威严。

        放眼望去,整座赢宫凄风寒雪,鸟尽人绝,宛若一座荒废的死城。

        前世云惊凰嫁过来时也是这样一片景象,那时的她厌恶、鄙夷,觉得帝懿就是个废物。

        可现在……她担忧,感慨。

        这里是赢宫啊,是军权和政治的中心,是无数人终极一生也无法踏足之地,却变成这番景象。

        那帝懿他……

        云惊凰策马狂奔,越过长长通道、重重大门,总算到达永盛殿。

        就见那恢弘的宫殿之中、高台之上,一米九的帝懿被四根粗壮的玄铁链分别锁着双手双脚,吊立于龙椅之前。

        他还穿着战时漆黑色的战袍,但铠甲尽碎,衣服上满是硝烟战火之气,褴褛不堪。

        上半身被烧得血肉模糊,瘢痕狰狞,连一大片胸肌也被战火烧得黑焦!

        而且!

        在他健实的上手臂处、大腿上,分别被钉着一枚大拇指粗的噬骨钉!

        噬骨钉从前往后贯穿他的肌肉、骨骼,共有四枚,鲜血淋漓!

        这是帝懿被抬回来时,文皇帝高祁下达的惩罚。

        因为这场战争不仅输掉16座城池,东秦国还得向西洲帝国上贡一半的收入。

        意味着不论各行各业,乃至朝堂都得将一半所得每月上交给他国。

        百姓们入不敷出,哀鸿遍野。

        在这生灵涂炭之时,还有传言说东秦国之所以输,是帝懿这几年来好逸恶劳、挪用军饷、贪污腐败。

        帝高祁为泻民愤,罚帝懿钉骨之刑16枚!失一城一枚!

        每半月执刑4枚,还有3次!

        “放屁!”

        云惊凰在心里怒骂着,气得身体都在发颤。

        帝懿他曾是整个东秦国的天,是所有百姓们心目中的神话、战帝。

        他尊贵强大,至高无上,怎么可能好逸恶劳、贪污腐败!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对他!

        帝懿……

        她想立即找大夫,立即为他减轻疼痛。

        “救命!快救命啊!要出人命了!帅叔叔要死了!”

        一道慌张的声音突兀地在脑海里响起。

        云惊凰怔了怔,才忽然想起前一世死后,她的灵魂在空中飘了许久。

        她看到她的尸骨被人挫骨扬灰,看到她心里的白月光帝长渊登基,看到仙气倾城的云京歌登上凤台,成为一国之母。

        后来,在一片白光中,她还遇到了一个医术高明的女孩!

        那女孩教她医术,赠送了她对神奇的血玉耳环。

        云惊凰下意识摸了下耳垂,那里的确挂着血玉耳环!

        长长的水滴形,宛若一滴血。

        伴随着她的抚摸,她手中顿时多了个木制医疗箱,里面装满此刻所需的所有医疗用品。

        原来……那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

        她真的学会医术,还拥有那对神奇的血玉耳环!

        云惊凰顾不得研究,只想立即为帝懿治疗满身的创伤。

        她提着医药箱,提起红色嫁衣的裙摆,快速朝着金砖铺就的高台之上奔去。

        可……

        “吼!”

        一声兽鸣忽然乍响。

        下一瞬,云惊凰被一掌击飞,从高高的台阶之上飞落而下。

        身体重重摔倒在地,像是要散架。

        她艰难地支撑着坐起来,就见帝懿身旁、一左一右多了个身穿黑色锦袍的男人,和一只老虎!

        那老虎是战帝曾经驯服的宠物东北虎,名玄虎,身高足有一米七。

        庞大的体型加上周身的兽性,是当之无愧的巨兽,危险凛凛。

        黑袍男人更是冷厉盯着云惊凰:

        “靠近帝者、死!”

        云惊凰一眼认出了他,帝懿身边的贴身近卫,苍伐。

        这场战役帝懿的军队几乎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人不是被皇帝收走,就是被发配边境。

        赢宫所有的奴仆也被遣散,只留苍伐一人在帝懿身边照顾。

        前世苍伐披肝沥胆,忠心耿耿,多次力谏战帝不可对她太过放纵,以免红颜祸国。

        他说的是真的,可她却在赵如蕙的怂恿下,说苍伐是离间感情,并且污蔑苍伐强j她!

        帝懿雷霆震怒,依她的话断了苍伐的命根子,并挑断其手筋脚筋、丢进乱葬岗自生自灭!

        帝懿的左膀右臂,就那么凄凉死去。

        帝懿身边许多的忠良羽翼,也被她这么无知的一步步翦除……

        云惊凰恨啊,恨不得掐死自己!

        她也真的抬起手,“啪”!地一巴掌狠狠甩在自己脸上。

        一巴掌还不够,紧接着又抬起手,甩在另一边脸上。

        “啪!啪!啪!”

        云惊凰!这一巴掌打你草包恶毒!

        这一巴掌打你残害忠良!

        这一巴掌打你是非不分!

        这一巴掌打你祸国殃民!

        ……

        足足十几巴掌,一下比一下重。

        打到最后,她两边脸颊已经红肿不堪。

        云惊凰痛得眼泪直涌,不只是痛,更是悔恨。

        “苍伐护卫,对不起……”

        这一世,不仅是帝懿,帝懿身边的每一个人,她伤害过的所有人,她皆将尽她所能,全力弥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