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五章 回音

第五百四十五章 回音

        汪文迪斜了他一眼,道,“那现在主动权岂不是又在她手中了?”

        上官别鹤语气笃定,道,“不会。”

        他深吸了一口气,周身的气息瞬间变了,身上白光迭起,全部汇入他的眉心,在那处形成了一个红色的倒三角印记。

        紧接着,从中射出一道利落的红光,对准了藤原离鸾身上的樱花图案,刹那便贯穿了那里。

        她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明流火备下的纸人同时撞进了她的身体。

        兹兹——

        像是肉体被灼烧的声音一阵阵的传来,但藤原离鸾周围的白雾太浓,中间发生了什么,谁都看不清。

        上官别鹤的嘴角有黑血渗出,他快速念道,“中和二者,大本达道,相生阴阳,凝于一绊……!”

        “今日唤醒阴阳绊,只愿从此不分离……一阴一阳,一夫一妻,前世今生,永不分离……启!!”

        话音一落,藤原中吕神色一变,因为她不知道他使的这是什么招,更不知道会有如何的效果。

        正欲出手,却被汪文迪无数剑影形成的剑阵困住,拦了下来。

        那头白雾散去的同时,链子竟也从藤原离鸾的身体中退了出来,再仔细一看,她的身体已经变得与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地上是碎了一地的泥土块。

        她新生了,唯有眉心一处,长出了一个三角形图案。

        上官别鹤虚弱至极,但还是勉强的挥了挥手,将一件黑色披风盖住了她的身体,跨步上前接住了还未醒来的她。

        紧接着,他脚底泛起白光,无数式神飞上前来,包裹住他们俩,他回头面对汪文迪,不过只有极其短暂的一瞬,他俩就随着这道白光遁入天际,不复存在。

        藤原中吕大叫道,“鹤儿!!”

        汪文迪心中吐槽,好家伙,把烂摊子交给我,这就又跑了?

        但这个念头仅仅停留了不到一秒,便有一道白光从上官别鹤离去的方向射来,缠绕于他身边。

        他眉头一动,心中明白过来,嘴角也舒展了不少。

        藤原中吕无心恋战,吹出数道飓风,想以此作为掩护,从而撤离。

        不过汪文迪不会让她如此轻易得逞,即便这飓风顿时令院子变成了荒芜,他手中的宝剑仍旧破空而去,切割飓风,直挺挺的刺向她。

        她的大尾卷住了宝剑,但很快就被宝剑的锋刃所伤,旋即,她将他甩了出去,怒吼一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狠狠的摁在了地上。

        就在她再次尝试逃跑的时候,他却瞬间挣脱束缚,飞身而起,剑尖射出两道紫电,直接切断了她两条尾巴。

        他快速接近,对她的哀嚎恍若未闻,她身上的紫光暴起,肃杀之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一道能量光柱从她嘴里射出,却被他身边的白光分割。

        趁此机会,他念动咒语,在极强的压制力下,她不得不化回了人形。

        藤原中吕抬起双手招架,身后飞出数十道符咒,爆炸带来的力量短暂的把他架开,手中立刻结成三角的印记,无数白光利落的刺来。

        汪文迪翻转手腕,宝剑划出一道屏障,将白光尽数消融。

        在白光之后,还有一道迅速接近的身影,那是一只九尾狐。

        他冷笑一声,讽道,“没了圣物,你竟然要落到燃烧精血逃遁的地步?”

        无数剑影生生割开了这道虚影的身体,他眼角一动,飞身径直到了藤原中吕跟前。

        不料,她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咬破自己指尖,以鲜血在他胳膊上画出一条长长的特殊痕迹。

        他不明所以,反手一剑劈了下去。

        体内的碎片力量骤起,他感到一股与自己宝剑创造出来的相同的杀伤力打到了自己身上。

        好在有护主灵宝,保护了自己。

        藤原中吕道,“如何……?”

        奈何她得意的话语都还没说完,汪文迪不屑一笑,收了宝剑,将气力凝在拳头上,一拳直击她的腹部。

        她痛得五官扭曲,他也微微皱了皱眉。

        他道,“并不怎么样,想跟本尊同归于尽,你还不够资格!”

        “混小子!”她骂道。

        一张张白色的式神从她身边冲了出来,上头还画着樱花的图案,一时让人判断不出,这到底是上官家的巫法,还是她藤原氏的阴阳术。

        式神身上射出细细密密的黑线,刹那之间形成了一个似有千千之结的牢笼。

        汪文迪眯了眯眼,射出手中的宝剑,直取她的咽喉。

        铿!!

        一道黑影袭来,与宝剑相撞,随后毫无停留的带起了下风的藤原中吕,又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远方。

        唯一被看清楚了的,只有那个冷冰冰的花纹,三角形之眼。

        汪文迪召回宝剑,费了几分力气,切断了藤原中吕留下的最后一招,随后引落周身缠绕的白光。

        白光这才全部散去,出现在其中的,赫然是紫砂壶。

        上官别鹤将此物作为赠品,送给了他,而藤原中吕只能说是连圣物都顾不上,落荒而逃了。

        他将东西收进神识之中,而后朝主屋的方向走去。

        等他走到跟前,一只手就扒开了瓦砾,完好如初的沉稳哥从里头爬了出来。

        他被这灰尘呛得咳了好一阵,一见眼前的人是汪文迪,眼中便多了一丝放心,缓过劲来后立刻问道,“汪先生,我弟弟呢?”

        “他没事,很安全,回去你就可以见到他了。”汪文迪平静回答,随后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沉稳哥捋了捋脑子里的记忆,又活动了一番新的身体,道,“感觉……和以前没有区别,多谢你救我……”

        “不客气,”他眼眸微沉,提醒道,“这个式神的作用在于还原你原本的身体,所以……你的心脏病,并没有因此消除。”

        “嗯,我和我弟弟还是一样,这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和他都会努力的活下去的。”他微微笑了笑,毫不介意。

        汪文迪点头,继续道,“走吧,等和你弟弟会合,我会作法,送你们回到你们的世界中去。”

        沉稳哥朗声应下,“好。”

        两人一同回到了华胜。

        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萧秋也好,这兄弟俩也罢,终归与汪文迪他们不是一路人,能在旅途中共同看过一样的风景,便已经是很有缘了。

        见到自家哥哥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机灵鬼拼命忍住眼泪,但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他只能给沉稳哥一个大大的熊抱,把下巴搁在哥哥的肩头,让哥哥看不见自己流泪的模样。

        沉稳哥拍了拍他的后背,此时哭当然不丢人,这是喜事,欣喜激动的眼泪,又不是什么怯懦的眼泪。

        一切尽在不言中。

        汪文迪很快摆起法阵,示意兄弟俩跟自己一起进入,道,“我会控制这个空间传送法阵,它与各个世界相连,你们尽快找到自己的世界便可。”

        兄弟俩点了点头,其余的人也都来送行。

        跨入法阵前,陈月歆欣慰的看着重逢的哥俩,道,“他们都要回去了,总可以把名字告诉我们了吧?也不枉认识一场,还共同经历过苦难呢!”

        兄弟俩相视一笑,跨入法阵之中。

        沉稳哥道,“我叫一榭。”

        机灵鬼粲然一笑,道,“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叫千里。”

        法阵与他俩同时消失了。

        陈月歆叹道,“希望他们能在自己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张霏霏笑道,“他们一定会的。”

        开启空间传送法阵需要耗费极大的灵力,尤其是不知道目标空间的时候,就更难了,不过汪文迪一句抱怨也没讲,甚至连提都没提,只是在送完二人返回后,交代了一声,便去房间内休息了。

        对他来说,睡觉是最好的补充能量的办法。

        至于更好的办法,那大约就是和张霏霏一起睡觉了。

        江夏之行因着江宇的出现而还未结束,众人一致决定,再在此处逗留三日。

        正在汪文迪休息期间,陈月歆神识中那缕东皇太一留下的灵力便响动起来,她单独回了房间,做法引出对方的传音,细细听了起来。

        “朱雀,吾已到达昆仑神境,你询问之事,吾也尽然有了答案。”

        “其一,祖巫精血藏于昆仑何处,很遗憾,西王母所坠昆仑深渊不知为何,并未解封,吾亦无法靠近那处,故而无法问她此事。”

        “其二,昆仑的确现了寒冬绿,吾观之,开花之期就在一周后,若是错过时机,便要再等一年了。至于九门九井,封印同样没有解除,若非昆仑之神,要进入昆仑,唯有一井可用。”

        “其三,其余八神估摸着是已经醒了,吾回来时,他们皆已离开了沉睡之所,要去何处,又欲何为,吾一概不知。所以陨圣露一事,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言至此,灵气飘散,仅剩一缕灼热气息,盘旋了许久。

        陈月歆叹了口气,这几个回答可谓是少有有用的信息,日后的路更是难上加难,八位神祇,居无定所,缥缈无踪,她更不知道该如何联系。

        原本看到解除陨圣露希望的她,一下又陷入了苦闷之中。

        (https://.bqkan8./39674_39674222/58635569.html)

        .bqkan8..bqkan8.

        /57/57954/18048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