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风华鉴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乐清和的语音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乐清和的语音

        在所有人的眼神逼问中,吕竹秋显然是骑虎难下,尤其面对杨花朝质疑的眼神,这个问题他注定躲不过去了。

        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吕竹秋眼中狠戾起来,咬牙道,“那晚……我和清和在一起!”

        杨花朝更不明白了,反问道,“吕大哥你不是说那晚你去酒吧了……?难不成清和也跟你去……喝酒了?!”

        “什么他跟我去喝酒啊,那就是他叫我去的!”

        吕竹秋一甩手,恨恨的看了一眼等着他下文的几人,转了转眼珠子又继续答道,“我跟你说实话吧,花朝,我拿着你的镯子找清和第一回,他就说他不会见你,并且表示要把镯子收回。”

        “怎么会?!”杨花朝身形不稳,往后跌坐在椅子上,抬眼时落泪不断,“清和不会这么对我的……”

        “我骗你干嘛?我本来要把这话带给你,但思来想去,清和的话和镯子被收回,这两件事你肯定都接受不了,我就又来找他,跟他说好歹把镯子还给你,留个念想,也不枉你们这么多年的情分!”

        一旦收回作为定情信物的镯子,那就代表亲自斩断这段缘分了。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杨花朝接受不了。

        “然后呢?”汪文迪不想听他描述多余的感情,也不想给他更多的思考时间,催促问道,让他赶紧说重点。

        “哼,”吕竹秋用鼻孔扫了一眼汪文迪,好似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娓娓道来,“我联系了清和,他就约我去酒吧喝两杯,我听他也挺苦闷的。”

        “到了酒吧之后,清和已经喝了好几杯了,一见到我,他就开始跟我诉苦。”

        “他说他联系的一个品鉴大师,也不承认他的画技,说他那是纯粹仿造手法,还说他这辈子也别想靠仿画出名,他画画这么多年,日子过得怎么样?你和我都看在眼里,痴迷画画,原来的工作也丢了。”

        “结果呢?一心画画,又没画出个名堂,把自己的生活也搞得一团糟,钱没赚到,还倒贴了不少!”

        杨花朝更伤心了,冲他强调道,“吕大哥,我知道这些年多亏了你……但、但清和所画并不是全然仿照韦大师的风格,他笔法鲜明生动,不输给当代的那些大师!清和被这样说,肯定很难受……”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没什么的,”吕竹秋连忙打断了她继续为乐清和辩解的话,跟着道,“清和喝了不少,后面就开始说胡话,说什么他过了快大半辈子,不仅一事无成,还要拖累别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其实……我怕你太伤心,没敢跟你说,那晚他还说……”

        “清和还说什么了?”杨花朝猛地拽住他的手,略有些歇斯底里,“吕大哥你告诉我!”

        “他还说,你这样死缠烂打,让他压力更大了,如果你还是不肯理解他,他就……他就干脆去死,反正活着也没有盼头。”

        话如晴天霹雳,众人皆皱眉,杨花朝闻言怔了一下,抓住吕竹秋的手滑落下来,她眼泪几乎都要哭干,就在下一秒,她忽然扑向了乐清和的棺材,跌在他棺材前头,冲着那黑白照片重重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清和……对不起……都怪我!是我……是我逼死你的……我真的没想到,我的执着在你看来是一种莫大的压力……清和……你回来、你回来!换我去死啊清和!!”

        见势,吕竹秋那十八线都不如的演技再度上线,他连忙上前拉住杨花朝的手,用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打,喊道,“不是的花朝!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太爱他了,要怪就怪我,我应该早点把清和的态度跟你传达清楚的……!”

        “都怪我!是我怕那些话伤到你才……才每次都委婉……!”

        杨花朝已经听不进别的话了,眼中的光也越来越暗,重复着,“是我害死清和的,是我……”

        “送他回来之后,我就离开了,”吕竹秋却还在讲述,他掏出手机,得意的展示一条来自乐清和的语音消息,接着道,“本来我是想回家的,但清和突然给我说了这么一句——”

        清朗的男声从手机里传出,“替我转告她,永别。”

        那声音里的情绪说不出的复杂,时间点也和吕竹秋说的能对上,就在火灾发生之前。

        “不要!!”杨花朝听见乐清和的声音,突然疯狂的大叫起来,“不要清和!!我不要跟你永别!!”

        吕竹秋强硬的把她禁锢在怀里。

        “你的好兄弟连这种听起来就像是临终遗言的话都说出来了,你就没心思返回这里来看一眼,确认他的安全?”汪文迪眯了眯眼,不客气的挑骨头。

        吕竹秋先播放了下一条语音——

        “成全你和她,去找她吧。”

        意思极其明确的一条语音,但陈月歆总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可她就是捕捉不到这一丝不对劲。

        吕竹秋紧接着道,“所以我当时一门心思里只有朝儿,才在那么晚去了奈落之处,打算第二天告诉她,但没想到……真的出事了。”

        不等众人责备他,他自己就先给自己找好了理由,道,“我这顶多是重色轻友,一心只顾着找朝儿了,清和的死……不能怪到我头上吧?”

        有语音为证,又给他的不在场证明上了一层保障。

        闻言,杨花朝又开始无神的重复起来,“不怪你,怪我,是我害死了清和,不怪你,怪我,是我……”

        “杨……”那甜蜜的称呼哽在张霏霏的喉间,说不出来,她叹了口气,安慰道,“你不要这样,未来的日子还很长的。”

        “未来?”杨花朝突然挂着眼泪笑了起来。

        “对啊,清和不就是为了不再见到我才死去的吗?我只能活着……我怎么忍心再到黄泉去逼迫他呢……?”

        她绝望的说着,回眸冲吕竹秋道,“只要是清和说的,就行。”

        “我爱他,只要是他说的……他不是说成全你和我吗?那就按他的意思就好了,只要是他的意思,我都会照做。”

        /57/57954/14915152.html